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哲理 > 天堂到底像个什么样

天堂到底像个什么样

时间:2014-06-1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天堂到底像个什么样(1)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在犹太人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
  
  从前,有个地方住着一个叫卡迪什的有钱人,他有个独生子,名叫阿则尔。在卡迪什家中还寄养着一个远亲——她是一个孤女,名叫阿客萨。阿则尔是个高个儿的男孩子,满头黑发,眼珠乌黑;而阿客萨却长着一对蓝澄澄的眼睛,一头金黄色的秀发,两人年岁相当。小时候,吃饭、读书、玩耍,总是泡在一起。因此,人们认为,他俩长大后会结为夫妻,那是理所当然的。但当他俩长大时,阿则尔却突然之间发起病来。而且他这种病真是前所未闻——他竟胡思乱想,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  
  这种奇思异想是打哪儿来的呢?啊,原来他有过一个老保姆,此人老是没完没了地给他大讲其天堂如何如何的故事。她讲过,在天堂里既不必工作,又不用学习;吃的有野牛肉、鲸鱼肉;喝的有上帝专为好人备下的圣酒;可以睡到日上三竿;当然也不用履行职守。
  
  阿则尔生性疏懒,不愿早起,不想读书。他也知道有朝一日得把父亲的家业接过手来继续干,可他却实在不愿这样干。
  
  既然上天堂的唯一途径就是死亡,于是他就拿定主意,打算尽快死去。由于他朝思暮想早日死去,不久,他就以为自己真的死了。
  
  不用说,他的双亲万分忧虑,阿客萨也在暗地里为此痛哭。全家人都千方百计地想说服阿则尔,要他相信自己还是个活人,可他就是听不进去。他总是说:为什么不把我埋掉?你瞧,我已经死了。就因为你们,才害得我上不了天堂。
  
  请了很多医生来给阿则尔诊治,每个医生都竭力想使他相信,他还活着。他们指出,他不是照样在说话、吃东西吗。可是,过了不久,阿则尔就吃得越来越少,话也不大说了。于是家里人担心他真要死了。
  
  在绝望中,卡迪什去求教一位以学识渊博与智慧非凡著称的了不起的医学专家——他就是约兹医生。听了关于阿则尔病情的一番描述以后,他就对卡迪什说:“我答应8天治好你儿子,只是有个条件——我要你做什么,你就得做什么,不管这些事可能显得多么不合常情。”
  
  卡迪什满口应承,于是约兹医生表示当天他就要去看看阿则尔。卡迪什回到家中,嘱咐妻子、阿客萨和仆人们:大家都得遵照医生的吩咐行事,绝对不许讨价还价。
  
  约兹医生来到后,被引到阿则尔房内。阿则尔躺在床上,因绝食而显得脸色苍白,身子瘦弱。
  
  医生瞧了阿则尔一眼,叫了起来:“你们为什么把尸体搁在屋里?为什么不举行葬礼?”
  
  一听这话,阿则尔的父母惊呆了,可阿则尔却顿时神采飞扬,他眉开眼笑地说:“瞧,我讲对了吧!”
  
  尽管卡迪什夫妇给医生一席话搞得大惑不解,但他们想起了卡迪什应承的诺言,就毫不迟延地去张罗葬礼。
  
  医生要求把一间房间布置得看起来像天堂一样:房间四壁挂起白色绸幔,窗户安上百叶挡板,低垂的帷幕遮得严严实实,蜡烛日夜长明。而仆人们则一身皆白,背上有双翅,俨然天使模样。
  
  阿则尔被安放在一具没盖的棺材里,接着进行安葬仪式。阿则尔由于兴奋而精疲力竭,整个葬礼他都在沉睡。等他醒来,发觉自己来到一间完全陌生的房间,于是问:“我这是到哪儿啦?”
  
  “天堂里,老爷。”一个长着双翼的仆人回答说。
  
  “我可饿坏了,”阿则尔说,“我想吃点鲸鱼肉和圣酒。”
  
  仆人头儿拍了拍巴掌,随即进来了几个背生双翅的男仆、使女,手端金盘子,里面满盛着大鱼、大肉,还有石榴、柿子、菠萝和桃子。一个长长白胡须的高个儿男仆,手捧着一个金色的高脚杯,里面满盛着圣酒。
  
  阿则尔狼吞虎咽,饱餐一顿。吃完后,他宣称要休息了。于是两个天使伺候他脱衣入浴,然后把他抬到床上,床上铺着光滑柔软的床单,顶上张着紫色的天鹅绒华盖帐幔。阿则尔一下子就跌入梦乡,睡得又香又甜。
  
  一觉醒来,时间已是早晨,可是完全像在夜里:窗上挡板紧闭,室内蜡烛通明。仆人们一见阿则尔醒来,忙将昨天所吃的同样饭菜送进来。
  
  阿则尔发问了:“你们这儿难道没有牛奶、咖啡、新鲜奶油面包卷吗?”
  
  “没有,老爷。在天堂里,总是吃一样的东西。”仆人回答说。
  
  “现在已是白天呢,还是仍然是夜晚?”阿则尔问。
  
  “天堂里是昼夜不分的。”
  
  阿则尔于是又吃起那些鱼、肉、水果,喝起圣酒来,但胃口已远不如前。吃完后,他问:“什么时候啦?”
  
  “天堂里,时间是不存在的。”仆人回答说。
  
  “现在我该干些什么呢?”阿则尔问。
  
  “老爷,在天堂里什么也不用干。”
  
  “其他到天堂里来的贤人都住在哪儿呢?”阿则尔打听说。
  
  “天堂里各家各户都占有各自的住所。”
  
  “可以互相串门吗?”
  
  “天堂里,各家住地离得太远,没法串门。从一家到另一家得走成千上万年呢。”
  
  “我家里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来呢?”阿则尔问。
  
  “您父亲还有20年好活,您母亲还有30年。只要他们还活着,就来不了这里。”
  
  “那么阿客萨呢?”
  
  “她还有50年好活呢。”
  
  “那么说,这些年月,我得孤零零地一个人度过啦?”
  
  “是这样,老爷。”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天堂到底像个什么样(2)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阿则尔边沉思,边摇头。过了一会儿他问:“阿客萨打算怎么办呢?”
  
  “此时此刻,她正在为您哀悼,但迟早有一天,她会把您忘掉,而去和另一个青年男子交往、结婚。人生在世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啊。”
  
  阿则尔站起身,来回踱起步来。这是多少年来第一次,他产生了想做点什么事的愿望,但在他这个天堂里,实在又无事可做。他惦念老父,挂念老母,又怀念阿客萨。他真希望能读点什么,他向往旅游,渴望骑上他的马,还想去找朋友谈谈。
  
  一天,他终于再也无法掩饰他的忧伤了,他对一个仆人说:“我现在懂了,活着可并不像我以前想的那样难挨啊。”
  
  “老爷,人生是艰难的,得读书、工作、做买卖。而在这儿,一切都闲适省心。”
  
  “我宁可劈木柴、搬石头,也比闲坐在这儿强。这样下去还得多久啊?”
  
  “永远如此。”
  
  “永远呆在这儿?”阿则尔极度忧伤,撕扯起自己的头发来。“我宁可杀死自己。”
  
  “一个死人是无法再杀死他自己的。”
  
  到了第八天,当阿则尔沮丧已达顶点时,一个仆人按照事先安排,走到他跟前说:“老爷,原来全搞乱套了。您并没有死,您得离开天堂。”
  
  “我还活着?”
  
  “对呀,您还活着,因此我要把您送回地上人间去。”
  
  一听到此,阿则尔真是欣喜若狂。那个仆人蒙住他的眼睛,领着他在屋内长廊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大一会儿,然后把他带到一间房间,在那儿,全家都在等着,于是他们解开蒙在他眼睛上的盖布。
  
  这是晴朗的一天,阳光从敞开的窗口照射进来。屋外的花园里,鸟儿在歌唱,蜜蜂在嗡嗡叫。阿则尔快快活活地拥抱、亲吻了他的双亲和阿客萨。他对阿客萨说:“你还爱我吗?”
  
  “当然,我爱你,阿则尔。我怎么忘得了你呢!”
  
  “既然这样,我们该结婚了。”
  
  不久,就举行了婚礼,约兹医生当然是主宾。乐师们演奏助兴,客人们从远远的城镇前来祝贺,大家都带来美好的礼物送给新娘、新郎。婚礼庆典延续了整整七天七夜。
  
  阿则尔与阿客萨真是幸福万分,偕老直到白头。阿则尔也一改懒散积习,成了当地最勤奋的商人。
  
  直到婚礼过后,阿则尔才得知约兹医生是怎样治好他的,也明白了他原来进的是一个蠢人向往的虚幻天堂。在此后的岁月里,他和阿客萨还常对儿孙们讲起约兹医生巧治怪病的故事,故事的结尾老是这样几句话:“不过嘛,当然喽,天堂到底像个啥样儿,可就没人说得上来了。”
  
  不要试图到遥远的地方去寻找虚无缥缈的天堂,不要因威廉希尔娱乐的挫折和烦恼而怨天尤人。上帝无处不在,而真正的天堂就在你的心中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