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视野 > 他只是一个伤害过未来总统的卑微者

他只是一个伤害过未来总统的卑微者

时间:2016-10-20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米盖尔·卡纽克欧是智利军队的一名少校。1973年,陆军总司令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,推翻了总统阿连德,卡纽克欧选择站在叛军一方,积极充当打手。
  
  一次,卡纽克欧亲自审问阿尔贝托(总统阿连德的拥护者),并下令治他以叛国罪,一同遭到囚禁的还有阿尔贝托的妻子安赫拉和女儿米歇尔。为了获取口供,卡纽克欧不顾阿尔贝托年事已高,下令刑讯逼供,结果,阿尔贝托遭受拷打后心脏病发作而死。随后他对米歇尔母女同样没有手下留情,有时候连续五天不让她们吃饭。“如果你不合作,就把你和你的母亲都杀死!”卡纽克欧曾经揪住米歇尔的头发怒吼道。那时,米歇尔虽然年仅22岁,却表现得像岩石一样坚硬。
  
  然而,卡纽克欧没料到,29年后,在他即将退休时,米歇尔的身份发生了惊天逆转——从当年的阶下囚变成了国防部部长——成为智利军队的“大总管”。这意味着,米歇尔随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向当年对她们施虐的“恶魔”讨还血债。卡纽克欧非常恐惧,他不知道自己将会受到怎样残酷的清算。
  
  不久,国防部为军中即将退休的人员举办了一个派对,卡纽克欧怀着忐忑的心情应邀参加。米歇尔不再是当年那个苗条的女孩,她的身体已发福,穿着职业装,留着短发,戴着眼镜,面露自信的微笑,对每一个向她致敬的将军还以轻触脸颊的吻。“您是米盖尔·卡纽克欧少校吧?”米歇尔站在卡纽克欧面前,微笑着说,“我还记得您喜欢雪茄,烟瘾挺大,现在戒掉了吗?您的年岁大了,控烟对身体有好处。”卡纽克欧不敢直视米歇尔的眼睛,一个劲儿地说:“对不起,米歇尔,真的对不起!”米歇尔给了卡纽克欧一个轻触脸颊的吻,微笑着说:“一切都过去了,您不必介意。”
  
  事实证明,卡纽克欧真的获得了宽恕,几个月后,他顺利退休,在首都圣地亚哥安度晚年。米歇尔的全名叫米歇尔·巴切莱特,4年后,她当选为智利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。有一次,当记者问到为何要宽恕卡纽克欧时,米歇尔·巴切莱特想了想,说:“他哭了,不敢看我的眼睛,那时我意识到,他也是一个人,一个充满负罪感的卑微者。”
  
  仇恨别人是件容易的事情,而宽恕则需要极高的境界,这种境界必须跨越人性的狭隘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