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文明 > 脏话

脏话

时间:2017-08-2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美国心理学家蒂莫西·杰认为,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,甚至是人类灵魂的止痛剂。他举例说,一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虽然连亲属的名字都忘记了,词汇量也大幅度减少,但说起污言秽语来毫不费劲儿。
  
  一些神经科学家发现,尽管脏话也是一种语言,但是人类大脑加工脏话并不在“高级”的大脑皮层,而是在“低级”的功能区。当人们说脏话时,大脑中主管情绪活动的部分,即额叶系统会被激活。这或许可以解释,为什么当人们开车遭遇“马路杀手”时,说的脏话往往要比平时多得多——这无疑是最简单的舒缓情绪的办法。
  
  在某些特殊的场合,一句恰到好处的“他妈的”还真能胜过万语千言。
  
  2011年,英国基尔大学的理查德·斯蒂芬斯教授进行了一个实验:两组实验对象把手放进冰水里,一组可以大声咒骂,另一组则不能出声。然后两组人员交换位置,体验对方的处境,再分别测试他们忍耐的时长。实验结果表明:大声咒骂组的实验对象的心率加快,忍受冰水的时间大多能坚持60秒到90秒;而“沉默”组的成员则很少能坚持到60秒。
  
  2006年,哲学家诺埃尔·卡罗尔在越南河内参加一场国际会议。头一天,为了打破冷场,越南学者和西方学者轮流比赛讲笑话。越南学者因为担心会惹是生非,坚持讲正经笑话,所以大家彬彬有礼。最后,作为西方学者的卡罗尔讲了一个关于公鸡的下流笑话,所有人都放松下来。后来会议开得很成功。
  
  脏话有打破隔阂的作用,在军队、体力劳动者、爵士乐团等群体中,脏词儿的使用频率非常高。
  
  《赞美脏话》的作者迈克尔·亚当斯提出,脏话之所以能够提升人际关系,是因为它们以信任为前提,我们相信交谈对象跟自己有着共同的价值观,因此不会讨厌我们使用犯忌的词。如果一种关系通过了脏话测试,就形成了亲密的关系。
  
  《脏话简史》的作者梅丽莎·莫尔认为:“拿走脏话,我们就只剩下拳头和枪了。”
  
  日本棒球明星铃木一郎对《华尔街日报》说,他最喜欢在美国打球的一个原因是能骂人,他学会了用英语和西班牙语骂人。他说:“西方人的语言使我能够说我本来说不了的话。”
  
  不过,即使科学在某种程度上给脏话正名,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,脏话仍然被视为禁忌。《牛津英文词典》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把“fuck”這个词收录进去,《兰登书屋韦氏大学英语词典》直到1987年才收录它。
  
  一位美国学者说:“我们要赞扬和感激那些继续审查脏话的人和机构:法庭,一本正经的语文老师,出版物,不许孩子说脏话的父母。因为当对脏话最后的禁止消失时,脏话也将失去其力量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