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文明 > 世界各国坐车记

世界各国坐车记

时间:2015-02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我从横滨出发去东京,不认得路线,问地铁站台的小哥。小哥不太会英文,日语又沟通不畅,急坏了,先拽着我去看公示牌的地图,指手画脚一番;再给我一份地图,用笔画清路线;最后把我送上站台,不断比划方向,直到我不断点头确认“OK”,他才放心,连着鞠了四个躬,回岗位去了。我乍进地铁车厢,吓一跳:时当黄昏,满车厢衣冠肃穆,大家低头看书读报看杂志玩翻盖手机,气氛谨严。后来坐过两次才发现,东京都附近的上班族坐车大多如此,倒不是专门板脸吓唬我。
  
  巴黎的地铁也挺安静,大家低头看书、玩手机。姑娘们多穿黑灰大衣,倒是些北非来的衣着艳丽、首饰花哨的阿姨们爱说话。
  
  巴黎的地铁线路,年龄差距甚大。老的极老,能追溯到20世纪初,车门需要人手动按或拉;站台之间的甬道都像古典式建筑;新的则很新,也快,站台上广告也换得勤。巴黎地铁多卖艺人,我见过有老华人中气十足,唱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”的,法国人听不懂歌词,但听调门高亢,还有凑热闹鼓掌的,给硬币也格外积极。
  
  葡萄牙的波尔图有一条看似是轻轨的线路,但换乘路线极诡异,有一站换乘简直是上山下乡的一次短途远足,而且得等24分钟。有经验的诸位一下车就跑到站台旁花田里坐着,晒太阳,喝饮料。所以在葡萄牙,坐轨道交通极易变成彼此关爱暖人心的旅途。里斯本著名的有轨电车线路,即到贝伦塔的那一拨,车行得慢。我去过三次,每次上车,都有老夫妇看我亚洲脸,先问一句“是去贝伦塔的吗”,之后沿途每到一站,便回头关照我们“还有多少多少站”,待我们下车时,老太太老先生一起挥手,笑得如释重负。
  
  我们从葡萄牙南的法罗去度假区的拉各斯。火车站台一位圆肚子大叔,过来跟我们聊。我们换了英语和法语,该大叔摇头,表示只会说葡萄牙语。我们给他看车票,18:30的车,距出发还有近一小时。他点点头,表示晓得了,指手画脚,指挥我们去河滩看暮色。
  
  到18:30,圆肚子大叔过马路一样跳过铁路,朝我们跑来,扯着嗓子喊:“Train!”抢过我们的箱子,拽着就走,一边手舞足蹈,指挥我们跟上。等把我们赶鸭子一样推上火车,他隔着车窗哗啦啦地微笑。
  
  在那列火车上,邻座有位大叔,英语说得脆亮好听,长得像《指环王》电影版里佩彭变老之后的样子。我正在偷猜:他是哪国人呢?大叔掏了个本子,里面有详细的、直尺划成表格的火车时刻表,精确到用不同字体和颜色,标明某一站停多少时间。一会儿说要找东西,打开箱子,我们便望见箱中细软,分门别类,分颜色放得方方正正,仿佛拼积木般好看。邻座的葡萄牙姑娘看得长吁短叹,惊叫连连,最后嚷:“你好有组织性啊!”我问大叔:“您是德国人吧?”大叔点点头。
  
  我在拉斯佩奇到罗马的列车上,见一对老夫妇——老阿姨手持一篮樱桃,老伯伯手持一本嘲笑贝卢斯科尼买春的杂志。那对意大利夫妇只会意大利语,听不懂英语或法语,但特别热情,又爱打手势,终于下车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了老阿姨叫弗洛达,而且吃光了她的樱桃;知道老伯伯叫弗朗切斯科,是在都灵工作的菲亚特工程师。我把在威尼斯买的玻璃瓶送了一对给他们,弗洛达在我脸上亲了许多下;回到巴黎,连着三个星期,我都接到弗洛达寄来的火腿和腊肠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