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文苑 > 永远同行

永远同行

时间:2017-10-1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他叫莱威,她叫凯瑟琳,两个人都20岁了。这里靠近城郊,周围是田野、森林和果园,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。
  
  一天中午,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。
  
  姑娘打开门,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、有很多彩页的杂志,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。“莱威!”她不禁吃了一惊。
  
  “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?”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,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——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,他也是如此。
  
  “散步?”凯瑟琳问。
  
  “对,一脚在前,一脚在后,”莱威说,“踏着落叶,穿过小桥……”
  
  “你应该还在服兵役吧?”她问道。
  
  “离退伍还有七个多月。”这个风尘仆仆的炮团上士满身是土,军装又脏又皱,他伸出手说,“可以看看你漂亮的杂志吗?”
  
  她递给他,说:“我快要结婚了,下星期举行婚礼,莱威。”
  
  “我知道,妈妈写信告诉我了。散步会使你更漂亮,这就是我送给新郎的礼物。”莱威说,“带你散散步,然后给他一个漂亮的新娘。”
  
  姑娘的脸不禁红了:“你能……你能来参加婚礼吗,莱威?”
  
  “恐怕不能。”
  
  “探亲假没那么长吗?”
  
  “探亲假?”莱威正仔细看着两页银餐具的广告,“我不是来探亲的,而是开小差回来的。”
  
  “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做,莱威?”她问。
  
  “我看看你喜欢什么图案的银餐具,”他看着彩页上那些银餐具的图案说,“鸢尾花、天竺葵,还是野玫瑰?”
  
  “你妈妈知道你回来吗?”
  
  “我不是回来看妈妈的。”他说。
  
  “那你回来看谁?”
  
  “你。”
  
  “为什么赶这么远的路来看我?”
  
  “因为我爱你!”他说,“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去散散步了吗?”
  
  秋天的树林里,满地金黄色的落叶,他们慢慢地走着。凯瑟琳又气又恼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。“莱威,”她说,“你真是疯了,现在来说你爱我,”她停住了脚步说,“你以前从来没这样说过。”
  
  “让我们再走一会儿吧!”他说。
  
  “哦,不,”她说,“再也不走了,我根本不该跟你出来的。”
  
  “但是你出来了。”
  
  凯瑟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:“说实话,我被你疯狂的举动感动了,我感到很荣幸。我不相信你是开小差回来的,但也许你真的是。我不相信你爱我,但也许你的确爱我。”
  
  “千真万确。”莱威回答。
  
  “听着,我的确被深深地感动了。”凯瑟琳说,“作为一个朋友,我很喜欢你,莱威,特别喜欢,但一切都太晚了。”她从他身边迈开一步说,“你甚至从来没吻过我。”她边说边用手挡着他,“我并不是说你现在该吻我。只是一切都太突然了,我简直不知道怎样回答你。”
  
  “再走一会儿好吗?”他说,“今天天气这么好。”
  
  他们又慢慢地走了起来。
  
  “你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?”她问。
  
  “我怎么知道?”他说,“类似的事我从未经历过。不过,散散步已经很好了。”
  
  凯瑟琳再次停下来说:“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?我们握手告别,今后还是朋友。”
  
  莱威点点头。“很好。”他说,“时时刻刻记着我,记着我有多么爱你。”
  
  凯瑟琳的泪水夺眶而出。她转过身去,看着没有尽头的树林,握紧了拳头说:“你好像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  
  “我希望有。”
  
  “别乱想了,如果我爱你,”她说,“我早就会让你知道。”
  
  “怎么知道?”他问。
  
  “你早就会看出来的,”她说,“女人并不善于掩饰爱。”
  
  莱威死死地盯着她的脸,使她震惊的是,她发现自己说的是实话:女人的确不善于掩饰爱。
  
  现在莱威从她眼里看到了爱。
  
  于是,他吻了她。
  
  “你真该下地狱!”当他放开她时,凯瑟琳说,“你不应该这样做!”
  
  “难道你不觉得很美妙吗?”
  
  “你期望什么?”她说,“以为我会如痴如醉……”
  
  “我告诉过你,”他说,“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”
  
  “道声珍重,道声再会,然后分别!”她说。
  
  他轻轻皱了皱眉头说:“好吧。”
  
  “对于接吻我并不感到遗憾。”她认真地说,“我会永远记住你,莱威,祝你好運。”
  
  “30天,”他说,“为此我要被关禁闭30天。”
  
  “我……我很抱歉,”她说,“但我并没叫你开小差。干这种傻事,你当然不可能得到奖励。”
  
  她不安地注意到他们又走了起来,分别似乎被遗忘了。
  
  “你真的爱他吗?”他问。
  
  “我当然爱他!”她激动地说,“不然我就不会嫁给他了!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莱威问。
  
  “够了!”她叫道,又站住了,“你难道不明白自己有多么无礼吗?这不关你的事!”
  
  “对不起。”
  
  莱威再次吻了她——因为她希望这样。
  
  盲人学校的钟声响了起来。
  
  “我们怎么离家这么远了,莱威?”凯瑟琳问。
  
  “一脚在前,一脚在后——踏着落叶,穿过小桥。”莱威回答。
  
  “走了这么远,”她说,“现在我真的该回去了。”
  
  莱威坐在苹果树下柔软的草地上说:“再坐一会儿。”
  
  “不。”她走到离他不远的一棵树旁坐下,闭上了眼睛。
  
  蜜蜂在树林里嗡嗡地闹着,凯瑟琳差点睡着了。当她睁开眼时,看到莱威真的睡着了,他已在轻轻地打着鼾。
  
  凯瑟琳让莱威睡了一个小时。当他睡着的时候,她端详着他,由衷地赞美着他。
  
  日已西斜,晚钟鸣响。“咕……咕咕,咕……咕咕”,一只小鸡走了过去。远处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,发动,熄火,再发动,再熄火,复归于平静。
  
  凯瑟琳走到莱威身边,蹲下来叫道:“莱威。”
  
  “嗯?”他睁开眼睛。
  
  “天晚了。”她说。
  
  他站起来说:“真是一次美妙的散步。”
  
  “我也这样想。”凯瑟琳说。
  
  “在这儿分别吗?”莱威问。
  
  “你准备去哪儿?”
  
  “搭便车到城里,然后到军事法庭自首。”他回答。
  
  “祝你好运!”她说。
  
  “你也好运!”他说,“我爱你,嫁给我好吗,凯瑟琳?”
  
  “不。”
  
  他微笑着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然后转身大步走了。
  
  凯瑟琳看着他的身影在树林间越变越小,她知道,如果他现在停下来并转过身叫她,她一定会奔向他的。她别无选择。
  
  莱威真的停了下来,他真的转过身,真的叫了:“凯瑟琳——”
  
  她奔向他,紧紧地抱住他,说不出话来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