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威廉希尔娱乐 > 春节去向

春节去向

时间:2016-08-0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若情必有所寄,不如寄情于草木,寄情于书画,寄情于异路乡土。逢春节,也须得行走于路上,可静可闹,可大街可小巷,可雪山藏地,可域外古村。
  
  2013年春节,我行走在安徽黄山、宏村。
  
  印象中,中国的古村镇,平遥厚重,凤凰古朴,西塘婉约,镇远干净,阳朔秀美,丽江艳丽,而宏村,则是水墨泼成,清素淡雅,不似人间遗物。
  
  这样单调的水墨画并不适合所有人,或者说,冬季的宏村不一定被每个人喜欢。它不太热闹,不够张扬,缺乏绚烂色彩,也少有灯火酒吧;午后三四点,沉沉暮气已挂得树上、水面、瓦檐,到处都是;入夜,它更是冷清得让人抓狂,分明是一座乡野孤村。
  
  而我却觉得恰到好处。冬日,寒树,粉墙,黛瓦,庭院深深,流水潺潺,精雕细镂,湖光山色……这里每一处时令与历史的融合,自然与人文的互应,都让我惊叹,并大呼:此乃最美艺术。
  
  有人说,宏村处处堪画、美在四季,应该在每个季节都去一趟。我也以为,即便不探究它所承载的祠堂文化、徽派建筑以及“牛”形水系之神奇,它也值得一去再去,不论四季,不管阴天、晴天,落雨或飘雪。
  
  清晨,我再次从宏村走过,把相机镜头对准初升的太阳,和太阳下宏村安静的美,幽雅的美,生动的美,浓淡总相宜的美——
  
  猫卧在搭有粗花布的缝纫机上吃食;几只鸭子从水里探出头,又一个猛子钻进去;一片残荷躲着它们,高高低低地立在水间;一个姑娘蹲在门前淘米,“哗哗哗”的“溪水”从她家“桥下”流过;竹器店铺旁,老竹匠们斜倚着门框,手里摩挲着一个竹碗或编着一顶斗笠;祠堂里、每户人家家、房屋与房屋连接的墙头,木雕、砖雕、石雕,继续静默着时光……
  
  2014年春节,我挤在西安的回民街上,排着队吃各种小吃:灌汤包、羊肉泡馍、柿子饼……四处闲逛时,还遇上清真寺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伊斯兰开斋节……
  
  2015年春节,我来到重庆,坐在磁器口一家“我在从前等你”的茶品店喝茶、赏玩。桌上铺着民族风的红蓝大花布,四个戏剧脸谱挂在木柜边,甚至连一块刻印着院落的不规则薄木片也令我欢喜;还有小楼内外的各种绿植,窗外的一排排瓦房、街上熙攘的人群……
  
  今年春节,我想去大兴安岭滑雪,想去西藏、尼泊尔朝拜,想去厦门鼓浪屿散步……
  
  所以,莫问春节去向,我一直在路上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