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威廉希尔娱乐 > 玩是天经地义的事

玩是天经地义的事

时间:2016-08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本年度出门旅行,去了一个我去过的地方。我出游很少去同一个地方两次,没想到,计划改变,我又来到鼓浪屿这个小岛了,连自己都觉得出乎意料。
  
  我住的那家旅馆淡季打折,带浴池的房间一晚不到300元。店员闲聊说,有个客人本来住的400多元一晚的房间,因为是长假前来的,后来房价涨价到七八百元一晚,那客人心一横,也继续住了四天。我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,这种豁出去了就要好好奢侈一把玩几天的心态,太可爱了。
  
  那些日拼夜拼努力赚钱的人,来了岛上,活得像个人样了,实在让我想竖起大拇指夸奖。
  
  白昼顶着曝晒的日光,看猫看狗看男女老少国人老外;夜间,跟友人,跟两个陌生人在小酒吧闲坐。我不喝酒,我看他们喝酒掷骰子,看旁边另外一大桌子的女生玩勇敢游戏。这些女孩儿发出巨大的笑声,有个女生被她们鼓舞着站出来,突然跑过来抱住了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生,于是整个天台上的人都乐开了。
  
  回去的路上,走过熟悉的路,吹着风,背着背包,我像个无声无息穿行在岛屿上的幽灵。不必勉强自己说话,也不用强迫自己执行什么工作计划,很好。
  
  故地重游,我这才醒悟,这岛屿真正吸引人的,不是什么文艺杂货铺、老建筑、海边风景、小吃,而是一大团人,来到一个地方,热热闹闹地玩几天。玩什么都好,能用心去玩,才是最了不起的事情。
  
  有了这么一个大家都在用心去玩的氛围,难免从众心理作祟,玩得更加心安理得了。没错,我们的国度有种先天的教条,贬低玩乐强调劳苦,然而生命如此稀罕、绝无仅有,转瞬即逝化为尘土,你怎能连玩耍都觉得有罪?
  
  尤其是玩乐之中,藏有真正的个人价值。年轻时看亦舒的小说,她最喜欢写故事里的主角世间打滚,哭笑折腾,然而回忆幼年或昔日曾有过一段极欢乐的玩耍时光,也就不会心有不平或太过酸楚了。
  
  那段发自内心觉得快乐的时光,是属于自己的,是自己真的在活着。有了这段时光打底,此后才能更奋不顾身地活下去,去爱去恨去勤勉用功,继续发展成就我们的故事。
  
  反之,你看那些让自己总是活得苦累交加者,永远抱怨不完,沉沦其中无法自拔者,总令人避之不及。
  
  我们活这一辈子,并没有太多时间真正用给自己——尽管我们有很多时间是一个人度过。
  
  当我们孤单一人时,却一点也不享受,觉得寂寞,觉得孤独。因为这时,我们丢不开工作——其实是次要的事物,我们心里惦记着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人,我们没能把生命赐给自己一点点。
  
  如果这世界真有神,那爱玩的人才配神的眷顾,才有资格身心健全,做神的孩子。
  
  世界可爱的一面就是,有一些人不必成为热爱苦难的人,不必口口声声说困难教会他什么。
  
  比凡·高幸福的人,是毕加索。因为他活着成为大师。毕加索的传记里写了一笔:那天晚上,玛丽·洛朗森喝醉了。
  
  玛丽·洛朗森不必成为一个热爱苦难的人。对她来说,“喜欢奢华,生在巴黎觉得三生有幸。不喜欢闲聊、责骂和恭维,吃得快,走得快,画得很慢”。她晚年在巴黎郊区买了一套小公寓,活到了73岁,女管家陪着她安享奢华,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  
  很多人对受苦心安理得,甚至逆来顺受;对幸福受宠若惊,甚至闪躲恐慌。大概就是鲁迅说的那样,做惯了奴隶。
  
  其实,你有资格承受世界上任何庞大的幸福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