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威廉希尔娱乐 > 小菜

小菜

时间:2017-08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以前在北方漫漫的长冬,能吃上绿色的菜蔬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大多数的日子,都是靠小菜佐饭,也就是在秋天里存储下来的那些菜,通过各种手段保存下来,然后在冬天的餐桌上唱主角。
  
  每年秋天,都是母亲最忙碌的季节,阳光明媚的暖阳下,母亲会把早市上精挑细选出来的小红辣椒用线窜起来,然后挂到屋檐下晾晒。那些小红辣椒,个个鲜红欲滴,颜色呈亮,在一阵一阵的秋风里,轻轻地左右摆动,像一串红色的风铃,耀眼好看。
  
  母亲做的辣椒油,可谓堪称一绝。辣椒晒干后,母亲会用剪刀把小辣椒剪成小细丝,然后加上糖、盐和味精,用滚油浇在上面,最后加上炒熟的花生和芝麻,味道香辣纯正,微甜和微咸是为了辅佐辣椒的香,那香,简直无法形容,会拐着弯钻进鼻子里,比超市里卖的不知要好多少倍。
  
  除了做辣椒油,母亲还会做各种各样的小咸菜。挑选碧绿青翠的萝卜,切成花瓜,所谓的花瓜是一种刀工上的技巧,欲断未断,环环相扣,节节相连。撒上盐,过上个半天或一宿,待其滤掉水分后,萝卜变软,然后拉起一根长绳,把腌过后的萝卜搭在长绳上等待阴干。
  
  萝卜晒干之后,母亲就可以大显身手了,以萝卜干为原料可以做出好多小菜,比如酱萝卜,把萝卜放进酱油里浸泡两天,然后加上芝麻香油辣椒油等辅助材料。比如蒸咸萝卜干和鲅鱼,两者看似不搭界,却常会搭配在一起吃,萝卜干有点艮,晒干的咸鲅鱼仍就有点腥,可是两者搭在一起,却是天衣无缝。我最爱吃母亲做的酱萝卜,吃在嘴里“咯嗞咯嗞”响,回味时有余甘和萝卜悠远清甜的味道。
  
  母亲还会腌雪里蕻,做泡菜,晒黄瓜干等等。黄瓜盐渍后晒干变成淡黄,整个脱去了一层绿衣,变成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模样,然后漫长的冬天里,每一个早晨都会吃到黄瓜干拌蒜泥,淋上香油,伴以香喷喷的玉米面粥,那个滋味真叫一个绝。
  
  整个秋天里,母亲最大的盛事当然还是腌酸菜。母亲会提前好几天开始准备,甚至要跑好几次早市,相亲一样选叶多帮少的绿白菜,拿回家里,先不急于制作,而是放在地上困。
  
  所谓的困,据说是为了走水气。困好之后,把已经有些发软的白菜放进滚水里淖一下,然后一层层铺进干净的缸里,最后在上面压上重物,二十几天后,就可以取出食用了。
  
  最爱吃母亲做的酸菜猪肉炖粉条,东北人家,这道菜几乎是冬天里的主菜,尽管现在市场上什么稀罕的青菜都能买到,但仍旧是对酸菜情有独钟,整个冬天里,不吃上几次酸菜猪肉炖粉条,这个冬天就好像白过了一样,准保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  
  母亲的秋天是忙碌的,是欣喜的,因为她的心里装着对家人浓浓的爱意,母亲亲手调制出来的那些小咸菜会伴随我们度过整个冬天,那些绿意盈盈的秋菜,经过母亲的手,虽然褪去了好看的颜色,但却保留了原始的精髓和味道,让寒冷的冬天不再枯燥。
  
  冬天里的下饭菜,看着不起眼,吃上去却是滋味长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