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威廉希尔娱乐 > 欢喜心一种

欢喜心一种

时间:2014-09-0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男女在一起总是要表白的。
  
  《诗经》记录了很多表白,有的缠绵: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有的欢喜: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有的娇嗔: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  
  每读这些古老的表白,不管被译者译成多么漂亮的白话,都好像有点轻佻。语言的魔力,难以描述。
  
  《卡萨布兰卡》是部老电影,男女主角亨佛莱·鲍嘉和英格丽·褒曼都已离世,他们留了永恒的画面,和表白—
  
  依尔莎:“你昨晚去了哪里?为何不来找我?”里克:“我不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……”依尔莎:“那你今晚会来吗?”里克:“我从不想那么远以后的事……”不是以前,也不是以后,就是怦然心动的此时此刻。
  
  有时候,表白并没有得到和声,但是沉默,得到却是寂静。对于表白来说,单是热情是不够的,有时要别开生面。
  
  看一个故事说,德国作曲家孟德尔颂的祖父,身材矮小,是个驼背,他遇到了商人的女儿弗西,不可救药地爱上她,她有着天使般的脸孔,弗西不肯正眼看他。他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相信姻缘天定吗?”她说:“相信,你相信吗?”他说:“我听说,每个男孩出生之前,上帝便会告诉他,将来要娶的是哪一个女孩。我出生的时候,上帝告诉我,我的新娘是个驼子。我这样求上帝,一个驼背的妇女将是个悲剧,求你把驼背赐给我,把美貌留给我的新娘。”就在那一瞬间,姑娘被感动了,后来成了他的妻子。
  
  有时候,表白只是一场内心事件,但被公开时,有担当。
  
  有个故事说日本有位叫慧春的女子,很漂亮,不愿被红尘侵扰,一心向佛,当时附近没有尼庵,但她剪去了三千烦恼丝,跟着一群和尚听一位高僧大德讲经。虽说剃度,还是美人胚子,甚至有一种别样的美。一个年轻和尚默默喜欢上了她,他有些不安,佛说色即是空,可慧春的美是实实在在的啊。他按捺不住这种喜欢,于是就写了一封信,把自己的内心现给她看,不多,也不少,抱抱就好了。他悄悄塞进她的门缝儿。
  
  当然,慧春收到了信,虽说四大皆空,但并不妨碍她的小欢喜。她想着得有点表示,告诉这个写信的师兄,慢慢收起这份小爱恋,放大了去爱众生。
  
  第二天师父讲经结束之后,慧春站起来说昨天收到了一封没写名字的信:我就在这里啊,如同你说的那样,抱抱我啊。她站在那里,师兄们都低着头坐着,没有人应声。她等了一会儿,依然没有人来抱。她说,违顺相争,是为心病。据说,那位写情书的和尚当下顿悟。
  
  违顺相争,是为心病。顺与逆相对,一个是喜欢,一个是不喜欢。
  
  和尚表白有点不可思议,却来源于心,不过是欢喜心之一种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问题是,你得站出来。站出来,就身心合一了,顺其自然方能觉悟。
  
  我写过这样的话:爱情之始,差不多都独白。接着,表白。接着,对白。到了最后,差不多都是旁白。
  
  话虽这么说,可是一个人遇到一个心仪的人怎么能甘心不表白?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