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威廉希尔娱乐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威廉希尔娱乐 > 我是笨鸟,你是矮树枝

我是笨鸟,你是矮树枝

时间:2014-10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不被世界理解的天才
  
  对别的孩子来说,生在一个爸爸是政府官员、妈妈是大学教授的家庭,相当于怀抱着金钥匙。但这对我却是一种压力,因为我并没有继承父母的优秀基因。
  
  两岁半时,别的孩子唐诗宋词已能背诵、1到100的数字已经张口就来,我却连10以内的数都数不清楚。上幼儿园的第一天,我就打伤了小朋友,还损坏了幼儿园里最贵的那架钢琴。此后,我换了好多家幼儿园,可待得最长的也没超过10天。
  
  爸爸不许妈妈再为我找幼儿园,妈妈不同意,她说孩子总要跟外界接触,不可能让他在家待一辈子。于是我又到了一家幼儿园。那天,我将一泡尿撒在了小朋友的饭碗里。妈妈出差在外,闻讯赶来的爸爸恼怒极了,将我拴在客厅里。我逮了个机会挣脱,砸了家里的电视,把爸爸书房里的书和一些重要资料全部烧了,结果连消防队都惊动了。
  
  爸爸丢尽了脸面,使出最后一招,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。一个月后,妈妈回来了,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跟爸爸离婚,第二件事便是接我回家。妈妈握着我伤痕累累的手臂,哭得惊天动地。在她怀里我一反常态,出奇的安静。过了好久,她惊喜地喊道:“江江,原来你能安静下来。我早就说过,我的儿子是不被这个世界理解的天才!”
  
 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  
  上了小学,许多老师仍然不肯接收我。最后,是妈妈的同学魏老师收下了我。我的确做到了对妈妈的承诺:不再对同学施以暴力。但学校里的各种设施接二连三地遭了殃。一天,魏老师把我领到一间教室,对我说:“这里都是你弄伤的‘伤员’,你来帮它们治病吧。”
  
  我很乐意做这种“救死扶伤”的事情。我用压岁钱买来了螺丝刀、钳子、电焊、电瓶等工具,然后将眼前的零件自由组合,那些破铜烂铁在我手底下生动起来。不久,一辆小汽车、一架左右翅膀长短不一的小飞机就诞生了。
  
  我的身边渐渐有了朋友,我教他们使用平时家长根本不让动的工具。我不再用拳头来赢得关注,目光也变得友善、温和起来。
  
  我的小学时光在快乐中很快结束了。上了初中,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让我再次成了被批评的对象——不按时完成作业、经常损坏实验室的用品。更重要的是,那个班主任是我极不喜欢的。比如逢年过节她都会暗示大家送礼,好多“善解人意”的家长都会送。
  
  我对妈妈说:“德行这么差的老师还给她送礼,简直是助纣为虐!你要是敢送,我就不念书了!”这样做的结果是我遭受了许多冷遇,班主任在课堂上从不提问我,我的作文写得再棒也得不到高分,她还以不遵守纪律为由,罚我每天放学后打扫班级卫生。
  
  妈妈到学校见我一个人在教室扫地、拖地,就哭了。我举着已经有了肌肉的胳膊对她说:“妈妈,我不在乎,不在乎她就伤不到我。”妈妈吃惊地看着我。我问妈妈:“你儿子是不是特酷?”妈妈点点头,说:“不仅酷,而且有思想!”
  
  再辜负你一次
  
  初中临近毕业,以我的成绩根本考不上任何高中。我着急起来,跟自己较上了劲儿。我绝食、静坐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。
  
  整整4天,我在屋内,妈妈在屋外。我不吃,她也不吃。
  
  第一天,她跟我说起爸爸,说爸爸曾经来找过她,想复婚,但她拒绝了。她对爸爸说:“我可以允许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不喜欢江江,但我不能原谅任何人对他无端的侮辱和伤害。”
  
  第二天,她请来了我的童年好友傅树。傅树说:“江江,小学时你送我的遥控车一直在我的书房里,那是我最珍贵、最精致的玩具,真的。现在你学习上遇到了问题,那又怎么样?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,将来哥们儿可全靠你了!”
  
  第三天,小学班主任魏老师也来了,她哭了,说:“江江,我教过的学生里你不是最优秀的,但你是最与众不同的。你学习不好,可你活得那么出色。你发明的那个电动吸尘黑板擦我至今还在用,老师为你感到骄傲。”
  
  第四天,屋外没有了任何声音。我担心妈妈这些天不吃不喝会顶不住,便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屋门。妈妈正在厨房做饭,我还没靠前,她就说:“小子,我就知道你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吃东西。”
  
  “妈,对不起……我觉得自己特别丢人。”
  
  妈妈扬了扬锅铲,说:“谁说的?我儿子为了上进不吃不喝,谁敢这么说,你妈找他拼命!”
  
  半个月后,妈妈给我出了一道选择题:“A。去一中,本市最好的高中。B。去职业高中学汽车修理。C。如果都不满意,妈妈尊重你的选择。”我选了B。我说:“妈,我要再‘辜负’你一次。”妈妈摸摸我的头说:“傻孩子,你太小瞧你妈了,去职高是放大你的长处,而去一中是在经营你的短处。这点儿认识妈妈还是有的。”
  
  我是笨鸟,你是矮树枝
  
  就这样,我上了职高,学汽车修理。
  
  我们住在大学的家属院,同院的孩子出国的出国、读博的读博。只有我,从小到大就是这个院里的反面典型。
  
  妈妈并不回避,从不因为有一个“现眼”的儿子面对人家绕道而行。相反,如果知道谁家的车出了毛病,她总是让我去帮忙。
  
  我的人生渐入佳境,还未毕业就已经被称为“汽车神童”。毕业后,我开了一家汽修店,虽然只给身价百万以上的座驾服务,但仍然门庭若市——我虽然每天一身油污,但不必为了生计点头哈腰、委曲求全。
  
  有一天,我无意间在一本书中看到一句土耳其谚语:“上帝为每一只笨鸟都准备了一节矮树枝。”是啊,我就是那只笨鸟,但给我送来矮树枝的人,不是上帝,而是我的妈妈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