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走私『骡子』

走私『骡子』

时间:2017-10-2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有一群人为谋不义之财,不惜“忍辱负重”,以身涉险,自认为“藏”功了得,却终究藏不住自己的罪恶行径,难逃法网……
  
  1。逼上绝路
  
  包罗是铁山市一个深度吸毒者,为了吸毒,他变卖了房产,赶走了妻儿,气死了父母。现在,他已经走到绝境,没钱再买哪怕一口毒品。此时他正毒瘾发作,蜷缩在床角里,浑身战栗成一团。
  
  这时,破烂的窝棚门被推开了,一个男子走进来,站到包罗跟前,丢过来一小包海洛因。包罗看到毒品,一把抓住,动作麻利地倒在桌上,熟练地吸入鼻腔。
  
  缓了片刻,包罗脸色恢复了正常,浑身放松下来,抬头看看眼前的人,原来是“三哥”。两年前,经朋友介绍认识,三哥带着包罗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,现在包罗倾家荡产,还欠三哥一大笔钱。
  
  包罗面露惶恐之色,连声说:“三哥,恐怕我一时半会儿还是没钱给你。”
  
  三哥咧嘴冷笑道:“我那钱你拖了这么久不还,就是亲兄弟也该翻脸了。今天来,说两条路供你选择,一条死路,卸掉你一条胳膊;另一条活路,去挣钱还债。”
  
  包罗眼前一亮,赶紧说:“我选活路,选活路!可是我找不到挣钱的法儿啊……”
  
  三哥冷哼一声说:“跟你这种人打交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,还得为你找工作。像你这样的人只嫌药贵,你知道药是怎么来的吗?靠走私!为了避开警察,那都是蚂蚁搬家——零碎搬来的。我给你说的这个活路,就是盯运药的‘骡子’,每趟能挣一两千块钱。”
  
  包罗没听明白,问:“什么‘骡子’?”
  
  三哥瞪了包罗一眼,说:“亏你还吃了两年药,这都不知道!‘骡子’是行话,就是运药的人。都是临时找的,相互之间不认识,所以要有人盯梢,防止他们把药带跑了。一句话,盯梢的人就是我的眼睛。”
  
  包罗一听,只要跟着那些运毒的“骡子”走走,就有钱赚,立马满口答应下来。三哥看包罗答应得爽快,口气缓和许多,说:“现在还不能派你。你的药瘾那么大,在路上犯了,肯定被查出来。我给你点儿特效脱毒丸,煞一煞你的药瘾,过些日子我再来找你。”
  
  七天后,三哥回来了。看到包罗服了“脱毒丸”后精神健旺,三哥面露笑容,说:“很好,今天先派你飞一趟云南。你要盯的是一对年轻男女,穿一身红色情侣装,坐36K、36L两个位子,你要认清了。到了云南,他们打车你也打车,他们住店你也住店,别的都不用管。要是‘骡子’严重偏离路线,你就上前拦截,自然有人出来帮你;一旦他们被警察查出带离,你就直接撇开‘骡子’回铁山。”
  
  三哥说着,掏出了一叠钱,还有机票和火车票放在桌角,说:“钱供你路上花费,凌晨的飞机,你准备准备出发吧。”
  
  包罗明白了,盯梢“骡子”的人恐怕不止他一个,运毒真是煞费苦心啊!三哥说毒品成本高,还真不是瞎说。
  
  当天凌晨,包罗登机落座后,果然发现三哥所说的位子上坐着一对穿情侣装的男女,若非盯梢人,没人会去注意这对普通的年轻人。
  
  黎明时分,飞机降落在云南境内,下飞机后,包罗跟着那对情侣打车,走了半天,看前面车停住,跟一个人接了一包东西,继续往前走,之后住店。一住就是三天,包罗住对门,在猫眼里盯着对面的动静。奇怪的是,一路上这对情侣大吃大喝,可一到云南,就没见他们吃过东西了。
  
  到了返程这天,对门终于开了,情侣走出来,脸色灰暗。一路到了火车站,上车后两人仍是不吃不喝。大半天后,火车终于到了铁山市。包罗看着那对情侣走进了原定的旅店,正犹豫是否要跟进去,这时接到三哥的电话:“你可以回家了。”说完直接挂了。
  
  包罗回家后断断续续睡了两天才缓过来,盯梢的活儿并不轻松。
  
  第三天,三哥推门进来,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包罗,说:“这一趟很成功,这是你的辛苦费三千块钱。现在开始,你在家好好休息,隨时准备接活儿。”
  
  这之后,每过十天半月,三哥就安排包罗跑一趟云南,半年左右,包罗已经跑了十几趟。自然,这其中有没出岔子的,但也有好些次,“骡子”没能通过安检,警察很快控制并带走了那些“骡子”。还有一次,一个“骡子”要逃走,跟包罗一起突然冒出来三个人拦住了他,让那人乖乖回到了铁山。
  
  包罗赚了钱,连本带利还了三哥的债务,租住了好房子,心里逐渐不满足起来。这天,他请三哥到家里吃饭,两个人边吃边聊。
  
  包罗说:“三哥,这半年来多亏了你,我才能人模狗样地重新活起来。我这里大恩不言谢,以后无论有什么事儿,只要三哥一句话!”
  
  三哥摇摇手,说:“我看你表现不错,也已经把你当作自己人了。我问你,走了半年多,你有什么想法?”
  
  包罗说:“我正想向三哥讨教呢。我学会了不少东西,可也有看不明白的。比如,我盯了这么多趟,发现那些‘骡子’把药藏在包里、车里、衣服里,被查出来的概率非常高,倒是那些在旅馆里住上几天,什么都没拿,主动接受检查的,绝少出问题。我愣没看出来,他们在哪儿藏药呢?”
  
  三哥神秘一笑,说:“不但你看不见,警察也很难看见。那是走私这行最安全的运输方式——人体藏毒。”
  
  2。人体藏毒
  
  包罗一愣,问:“听说有用绳子一头拴了物件咽下肚子,另一头拴在牙根上的,可是这也藏不了多少啊!”
  
  三哥“嘿嘿”一笑,说:“你猜对了一半。除了腹中藏,还有肛门藏等。不要小看这几处空间,对珍贵的药来说,那可算得上是广阔空间了。”
  
  包罗听了有点犯恶心,说:“三哥,不知道一个‘骡子’受罪跑一趟,能挣多少钱?”
  
  三哥“哈哈”一笑,说:“听到报价,你可别动心,他们走一趟,一般是两万块左右。主要还是看你能带回来多少,带得越多,回报越多,这几年我用过的最大的‘骡子’,一次运回四公斤,那次给了他十六万块钱。”
  
  包罗顿时心理不平衡起来,敢情这盯梢和“骡子”挣钱差着十倍不止啊!
  
  三哥好像看透了包罗的心思,说:“风险与收益成正比,你也不用羨慕他们,‘骡子’都是临时找来的,被抓了也说不出上线是谁。干咱们这行的,是不会让熟人去当‘骡子’的。”
  
  此后,包罗又跑了几次盯梢,看“骡子”们平平安安地往返,越发心动了。他想,体内藏物,能有多难?无非塞多塞少的差别,随便带些回来,万把块钱就到手了。
  
  包罗又找到三哥,开门见山请求试着当一次“骡子”,并再三保证,如果被抓,打死不说半个字。看三哥还在犹豫,包罗说:“这些年,我对三哥的行踪,不该说的不说,不该问的不问,联系全凭一部电话,我就是想供出三哥,我能供出什么来呢?”
  
  一番话说得三哥脸色舒缓下来,想了想,说:“既然你这么恳切,我答应你,让你试着做一次‘骡子’。这里正好有一个小单,今天夜里,你飞云南瑞丽,到那儿住瑞安酒店,自然有人会跟你联系。拿到货后,回酒店用两天时间或吞或塞入体内,带回铁山。事成之后,可以得到一万块钱报酬。”
  
  包罗很兴奋,夜里按时启程,第二天到了瑞丽境内,住进了瑞安酒店。手机不久来电,一个男人冷冰冰地说:“出门打车,跟着广场雕塑下的白色轿车走。”
  
  包罗走出门,果然看到广场雕塑下停着一辆白色轿车,他刚拦住一辆出租车,那白车就启动了。包罗让司机跟紧了白车,绕来绕去,走了半小时左右,来到市内的一个赌场。白车里下来一个络腮胡子,走到了混杂的人群里,看包罗跟了上来,掏出一包东西塞到包罗的挎包里,说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说完,他就消失在人群中。
  
  包罗打车回到酒店,在房间里,包罗掂量那包东西,不过半斤左右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七八十个全部用薄膜包好的小丸子,凑近闻了闻,味道很冲。要把这些东西吞下或塞进体内,难度不小。
  
  按照三哥吩咐,来的路上,包罗大嚼大吃,一到瑞丽,便不能再吃东西。三哥说,体内藏毒后,最忌讳上厕所,空腹才能保证把毒品顺利带回铁山。
  
  包罗拿起一丸放到嘴里,马上强烈反胃、干呕。一个下午,包罗满脸鼻涕眼泪,死活才吞下去十来个。
  
  就这样,用了两天时间,包罗吞下了大多数药丸子,剩下小部分塞进了肛门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