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致命的游戏

致命的游戏

时间:2017-01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
  
  近个时期,一种“都市狐男”的时髦词语在昆江市广为流传。所谓“都市狐男”,说穿了就是以前被人称作“翡翠男人”的翻版。翡,是雄鸟;翠,是雌鸟。翡翠男人,喻指那种集雌雄之精华,既有男子的阳刚、豪放之气,又有女人的狐媚、阴柔之美的,最受年轻女子青睐的男子。蓝天广告公司的高级职员吴亚男就属于这种男子。
  
  吴亚男今年27岁,上海人,父亲是一家跨国公司在中国华东地区的销售总代理,母亲是影视演员。吴亚男不但长得英俊、挺拔,多才多艺,而且为人热情,肯于助人,尤其是对公司的女同胞。
  
  “十一”放假的第一天,吴亚男和女友方诗萝,应他的顶头上司——蓝天广告公司创意总监程晶之邀,去市郊“红星靶场”过枪瘾。同去的还有该公司的喻秋萍、向立忠和薛白几个同事。他们在靶场玩遍了各种枪械的实弹射击,过足了枪瘾,下午分手时,大家约定,明天在程晶的别墅内玩“密室逃生”游戏。
  
  “密室逃生”,就是游戏的一方预先在室内设置各种连环难题,挑战者一方进入“密室”后,通过房内一些蛛丝马迹,用智慧破解难题,寻找密室的暗语与密码。按游戏规则,到了约定时间,挑战方若还没有找到开启密室的密码,密室内的“炸弹”将自动“引爆”,挑战者就“死定”了,设计密码者就算是获胜方;否则相反。这种游戏是近期时期白领们最喜欢玩的,既可以益智,又惊险、刺激,程晶他们公司的年青人也经常玩。
  
  为了提前做准备,他们先抽签分成两组,三人一组为出题方,负责布置“密室”。另外三人为挑战方。通过抽签,吴亚男、方诗萝和薛白为挑战组,喻秋萍、程晶、向立忠为设计“密室机关”组。按照出题方有权选择对手,并按对手情况设计难题的规则,出题组暗中进行了分工,程晶选择了方诗萝,喻秋萍选择了吴亚男,向立忠选择了薛白。他们看过房间后,分头回家准备去了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当吴亚男带着方诗萝和薛白来到市郊那座名为“斑斓居”的半山高档住宅小区程晶的别墅时,出题方已把由程晶的书房和两个卧室改作的“密室”布置完毕。就在游戏开始时,喻秋萍接到一个电话,她的一位大学同学来昆江市出差,现在人已经到了火车站,她只好到车站接人去了。接着,挑战方分别进入“密室”,开始破解“逃生密码”,吴亚男进了书房,方诗萝进了主卧室,薛白去了另一间卧室。三人刚进入房间,身后的房门便被上锁了。
  
 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,挑战方方诗萝和薛白都先后破解“逃生密码”,逃离了密室,只有一向在这种游戏中机敏过人的吴亚男没有消息。
  
  一个半小时的规定时间到了,还不见吴亚男有动静。按照规定,吴亚男已经输了,几个年青人打开书房,正要取笑他几句时,突然发现他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走近一看,发现已经停止了呼吸,大家吓得大声尖叫,慌乱中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。他们怀疑吴亚男是因为破解密码时过于紧张,突发脑溢血或是心肌梗塞而亡。
  
  待喻秋萍借同学回来时,警车已赶到了小区门外,程晶被刑警队长林世华和助手姚蕾等人接到家里,向他们介绍了情况。当林世华听到对方名叫程晶时,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。
  
  程晶指着那个哭泣的女孩对林世华说,她就是死者吴亚男的女朋友方诗萝。林世华顾不上跟他们打招呼,在程晶的引导下,径直走进了出事的书房。
  
  书房里,死者仰卧在窗下的写字台旁。写字台中有一只竹制笔筒翻倒在桌上,笔筒旁边,有一个写有数字“2597758”的字条。死者浑身没有一点伤痕,脸上留有一种介乎于微笑和痛苦之间的怪异表情。离死者身旁约30厘米处,倒着一只没有标签的空药瓶。
  
  林世华示意姚蕾用镊子把字条和空药瓶装进塑料袋内,带回局里检验。
  
  时间不长,检验结果出来了:吴亚男不是死于心肌梗死之类的病因,而是氰化物中毒。死者身边那只没有标签的小瓶子内,还残留有微量氰化物元素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利用游戏制造的谋杀案。
  
  二
  
  林世华干刑警这么多年,破过不少大案子,这个案子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案子了,因为凶手就在局限他们几个人之间,这样的案子应该不难告破。林世华思忖一下,决定从死者与在场之人的关系入手,展开侦破工作。
  
  正在林世华准备挨个传唤当事人时,得知男友是被人谋杀的方诗萝找来向他汇报了一个情况。方诗萝说,吴亚男前些日子曾经对她讲过,程晶过去追求过他,但他对程没有感觉,两人的关系始终没有往下发展。这次,程晶见到她后,曾对她开玩笑说:“怪不得吴亚男这段时间见了我爱理不理的,原来是有了你这个漂亮、年青的女朋友。”方诗萝因此怀疑,程晶是因爱生恨,她没有得到吴亚男的爱,就迁怒于他的女友,想借游戏之际除掉情敌。没想到,却害死了吴亚男。
  
  “这么说,凶手要害的应该是你,而不是吴亚男?”林世华有些不解地问。
  
  “不错,”方诗萝说,“游戏开始前,按照出题方内定,程晶在书房设置的‘密室’,应该由我破解,可进入‘密室’前,因为由喻秋萍出题、吴亚男破解的‘密室’是程晶的主卧室,吴亚男以男人进入女士卧室不雅而由,与我临时调换房间,我进了程晶主卧室,而他则去了书房,想不到他这一去……”
  
  听了方诗萝的反映,林世华也感到程晶有重大嫌疑,因为她既是活动的发起人,又是具体组织者,况且又恰恰在她布置的密室里发生了问题。只是他不能同意凶手误杀吴亚男之说,因为吴亚男不愿进其主卧室,是其非常了解的程晶完全可以预料到。更重要的是,林世华经过思索,终于想起两年前经办的一起大案子,曾经了解过一个叫程晶的女人,为证实二人是否为同一个人,他叫档案室查阅了有关资料,结果发现果真是同一个人。据资料显示,程晶与死者之间有一个足可以认定杀人动机的重要情况。林世华决定从程晶布置的“密室”为突破口,查找她谋杀的蛛丝马迹。
  
  待程晶讲完她设计“密室”的细节后,林世华便推断出了吴亚男遇害的大致过程:
  
  吴亚男进入书房后,迎面看到书柜的塑料夹上挂着一幅水彩笔画的“写意画”。画面上江水滔滔,一只孤舟在水天之间相接之处若隐若现。作为近景,岸边两株垂柳依稀绽放出鹅黄色的嫩芽,一只小鸭在江边水面上潜水,另有几只小鸭跃跃欲试。画的左上角,用红色水彩笔随意写着“看图说话——打一句七字诗”几个字。根据这幅画的意境,吴亚男马上得出,“看图说话”告诉他的是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。接着,他环视房间内的陈设,随即看到写字台上的小鸭造型卡通表,在“小鸭子”的脚下,也就是卡通表底座下面,吴亚男找到一堆碎纸片。他拿起几片,发现上面有字,估计与密码有关,可要等他把这些碎片拼完整,恐怕时间也差不多到了。好在这时,他发现纸片的另一面好像是一幅女星特写照片,他由此想起一句富有哲理的话——人(像)正确了,世界(地图)也就完整了。这句话来自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:一位父亲让小儿子在规定时间内,拼接被撕碎的世界地图,那位聪明的少年依靠地图背后的人物画像,迅速将地图拼接完整。他根据那少年的办法,迅速把女星的像拼贴好,发现另一面竟是用钢笔写就的密密麻麻的草书,内容与密码毫无关系。不过,吴亚男发现,这篇文字中,散布着四个粗笔画的隶书体汉子,这四个字是:窗上有物。
  
  随后,他打开大落地窗,仔细端详,最终在两块窗帘布中间发现一个布条,上面写道:杏花村。接着,他又在墙壁上找到了一幅国画,画上题有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诗句。顺着牧童的手指的方向,发现墙上挂着一只五彩斑斓的风筝,风筝尾巴上拴着一根丝线,丝线上有一把精巧的小钥匙,仔细一看,小钥匙与电脑桌抽屉上的暗锁是同一类型的。他试着打开最下面的抽屉,见里面只有一张A4纸,上面用口红随意写着“翰墨飘香”四个字。他再巡视房间,最后在写字台上看到一只古香古色的竹制笔筒,朝外的一面烙刻着篆体“翰墨飘香”四个字。走近仔细看,除了几只笔,笔筒里面还有一个小药瓶,他猜想开启密室的钥匙一定藏在这个小瓶子里,于是毫不犹豫地打开瓶盖。
  
  他没有想到,瓶里面盛的会是一种散发着苦杏仁的液体。他挪开笔筒,见下面压着一个字条,上面写着“2597758”。他微微一笑,这一组数字,按谐音应该读作“爱我就亲亲我吧”。
  
  吴亚男确定这才是开启密室的密码,他想放下药瓶,拿手机拨号,谁知道就在这时,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发闷,四肢无力,随之倒在地上失去知觉。临倒下时,他的手碰翻了那只笔筒,小药瓶也随着掉在地上……
  
  程晶听完林世华的描述,焦急地说:“林队长,你的推理大体上不差,只是关键的一点我不明白,我原来是把写有数字的字条放在笔筒中的,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个小瓶子,更没有用什么氰化物去害人……”
  
  林世华眯着眼睛望了一下程晶,答非所问地说:“你作为吴亚男生前的上司,我想听听你对吴亚男的看法。”
  
  程晶说:“吴亚男心灵手巧,肯于帮人,尤其在家居装饰艺术、社会时尚方面,有着独特的见解和丰富的知识。不瞒您说,我这所房子的装修,就是请他帮忙设计的,当时,连装潢公司的人都自愧不如……”
  
  姚蕾为防她把话扯远,忙插话说:“吴亚男这人这么好,难道你过去就没对他动过心?”
  
  程晶听后,有些尴尬地说:“我——我以前是喜欢过他,到现在仍然很喜欢他,不过,这早已是一种姐姐对弟弟的那种喜爱了。”
  
  说着,几分伤感涌上她的脸颊,不知不觉中两行泪珠溢出眼眶。
  
  通过察言观色,林世华认为这个女子善于应变,于是接着她的话茬冷冷地说:“所以,当你看见自己的多方努力付之东流,他还是有了比你年青、漂亮的女友时,你心里就失去了平衡。而后,你就利用游戏杀死了他。”
  
  程晶想不到林世华怀疑她是凶手,呆住了。稍顷,回过神来的她喃喃地说:“你——你们说是我杀了亚男?这、这怎么可能呢?我为什么要害他……?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