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宝鉴人心(2)

宝鉴人心(2)

时间:2017-08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老牛在手里上下掂量着:“除了分量头不轻外,我咋就看不出它哪儿值那么多钱呢?”
  
  老刘一本正经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木头吗?紫檀!纯金打造的也抵不过它。”老牛认真查看起来,但是看了半天也没看不出个子午卯酉,觉得自己太外行了。老刘得意起来,心说,以前在一块的时候,老牛就嘴不饶味,非要抢个上风头,现在正好借机压压他的气势,于是不紧不慢地道:“今天我不收学费教你点真本事。小叶紫檀为红木中的精品。常言十檀九空,最大的小叶紫檀木直径仅为二十厘米左右,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。小叶紫檀乃帝王之木,是宫廷御用之首选,被世人称为木中之王。现如今紫檀的货源越来越少,它的价格也是越来越高……这只碗是整块的木头抠成的。你说珍贵不珍贵!”
  
  老牛真被震住了,越看越觉得这只碗不一般,看着看着,他突然有了新发现:“有字,有字!”老刘也凑过来,碗底上模糊地刻着一行字,不过有些字彻底看不出来了,能看清的只有两个字:六一。
  
  老牛疑惑地道:“六一……六一儿童节……那这只碗就不算古董……我说,你是不是打眼了?”
  
  老刘一看刚建立起来的威信转眼就要垮塌,立马瞪起了眼珠子:“胡说八道。六一就是儿童节啊?没文化真可怕。”老牛也不示弱,连连追问。
  
  老刘晃了一下脑袋:“北宋大文豪欧阳修知道吗?欧阳修曾自言:集古录一千卷,藏书一万卷,有琴一张,棋一局,酒一壶,一翁老于其间。故自号六一居士。这只碗就是欧阳修的!你给我拿过来吧!”老牛慌忙躲闪,一个劲地央求再多看一会。老刘不好再说什么,一起打道回府。
  
  3。昧宝
  
  进了城,二人分手各回各家,老刘竟然只字未提碗的事。老牛心里乐了,老刘一定是马上拿不出钱来,特意把碗先押在自己这里的。
  
  不料,分手的第三天,老刘的儿子打来了电话,老刘出车祸了,没抢救过来……
  
  参加完丧礼,老刘的儿子喊住老牛:“牛叔,您是我爸最好的朋友……我爸临终就念叨一个事……他说欠您两千块钱……我这就去取。”
  
  一番推让,老牛接下了钱。
  
  老牛心里不是滋味:“那好,钱我收下……赶明天……”
  
  小刘继续说道:“我妈伤心过度,我计划明天把她送到乡下舅舅家。”
  
  回到家,老牛取出那只木碗,捧在手里好似有一万斤。老牛寻思:看来,老刘没有来得及把碗的事跟儿子交代,但是还钱怎么没忘呢?或者是都交代了,小刘一时没顾上……老牛忐忑不安一夜没睡着觉,最后,拿定主意,有什么事等小刘从乡下回来再说。等了一个月也没见到小刘登门,老牛从侧面一打听,原来小刘回来后又被公司派到了国外。老牛悬着的一颗心稍稍稳妥了些。
  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半年就过去了,小刘可能已经回了国,但是从没来找过老牛。老牛也故意不去联系小刘。又过了些日子,老牛专门买了一只锦盒,把碗放在里面,锁到了箱子里,宝贝真正姓了“牛”。
  
  4。鉴宝
  
  这天一大早,老牛刚刚起床,儿子小牛和儿媳连门也没敲就闯了进来。
  
  没等老牛张口,小牛便问道:“咱家那只宋朝的碗还在吗?”
  
  老牛怒起来:“老子还没死,你就来算计?”
  
  小牛恼了:“爹,我听说你把那只碗送到古董行估价了。你有所不知,这一行里面的黑幕太多了。古董行为了骗你的钱,故意把假的说成真的,这样你才会心甘情愿地掏腰包啊。”
  
  老牛不信。他前段日子还真去了古董行,付了1000元鉴定费,老板给老牛的古董碗估价50万!老牛一听当下激动得不行。那老板说如果要去参加拍卖,价格能上百万,只是要先付一笔数目可观的保证金。老牛正为这保证金犯愁呢。
  
  小牛:“爹,您可千万别上当啊!我有个哥们正巧在那家古董行办事,他让我一定要劝住你啊!”
  
  老牛:“你小子有那么好心?你惦记我的宝贝可好长时间啦。”
  
  小牛一时语塞。他和媳妇确实劝过老牛把古董碗变现,可现在他俩确实是替父亲担心。新闻里揭秘的关于拍卖行的骗局,那可是活生生的教训啊!
  
  儿媳缓和口气说:“爹,这样吧。咱们市电视台有档节目叫‘鉴宝’,你把碗拿过去请专家给看一看,结果不就清楚了?”
  
  老牛心疼那一大笔保证金,认为儿媳这个办法可行。
  
  一个月后,电视台有了消息,让老牛他们带着宝贝去参加节目。节目是现场直播。老牛手捧锦盒还真挺紧张。
  
  专家说话了:“老先生,请您介绍一下宝贝的来历。”老牛一五一十把寻宝的过程讲了出来,不过他略去了老刘。
  
  专家点点头,然后取出木碗看了片刻笑道:“老先生,刚才说花了一万?我看您没多花钱。”
  
  老牛心里扑腾一下:“怎么说?这是真的?”
  
  专家面带笑容:“我是说您交的学费还不算太贵。这件东西在行里就叫‘出门假’。为什么呢?首先材料它就不是紫檀,可能是材质硬的一些杂木;再有后面‘六一’二字也证明不了是欧阳修,字迹也显粗糙……不过这确实是整块木头抠成的,能抠得如此圆整,也算不容易,还是有点技术的……”
  
  后面专家再说什么,老牛一个字也听不到了……
  
  老牛病了。B超,CT,核磁共振……也没检查出病症所在。在医院住了几天老牛执意回家。老牛前脚进家,后脚就来了客人。客人正是多年没来往的金子沟的大表弟。表弟还带来了一个中年汉子。中年汉子自我介绍说是徐家义的儿子。
  
  表弟直爽,说道:“你那只碗就是从他家买去的吧?徐家侄子跟我说,你前脚走,老太太便醒了,问清缘由后急了。她说碗是村里的木匠陈六一做的,值不了一万!她让儿媳妇出门去追,决意把钱还给你们……没追到。”
  
  徐家汉子接口道:“我娘把媳妇训斥了一顿,怪她贪心。最后老人家放出话,说不把钱还回去,就不让我们两口子百年后进祖坟……这钱我们一直放着,多难都没动过一分。对了,这是那一万块钱,您过过数。”
  
  老牛愣了好一会儿,长吁一口气道:“这钱我不能要。因为我不是真正买碗的人。”
  
  表弟“咦”了一声:“我们看电视了,村里有好几个人把你认出来了,你买过人家的小人书啥的。”
  
  老牛摆摆手:“我说不是我,就不是我。小牛你把电话给我,我看看你刘叔家的座机还打得通吗?如果打不通你就跑一趟,去把小刘找来。”
  
  电话通了,接听的是老刘的老伴。
  
  老牛也不兜弯子:“嫂子,我是老牛。我和刘哥曾经去了一趟乡下金子沟,你还记得这事吗?”
  
  老刘的老伴“嗯”了两声,仿佛想了起来,答道:“对,有这事。那回他一回家就跟我讲了……那个村是老刘当年下乡插队的村,虽说只待了三个月,但老徐家真不错,对老刘有恩哪……老刘记在心上,一直想着报答,因为种种原因,一直没有……那天看徐家日子艰难,又怕人家不肯接受,就故意花一万块钱买了一只普通的木头碗……老牛啊,提这些干啥?”
  
  老牛的手机“吧嗒”一声摔到了地上,两行老泪泉涌而出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