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缝穷女的春天

缝穷女的春天

时间:2017-08-0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
  
  民国时候,北方一个小镇,镇西头有个破落的大杂院,住着一些穷苦人。
  
  大杂院最里面一进,住着户姓冯的人家,只有个大姑娘和瘫在床上的老妈,靠给人浆洗衣裳和缝穷为生。
  
  “缝穷”是北方话,就是补破烂,一般干这个的都是些贫困的中老年妇女,挣几个小钱贴补家计。
  
  可这冯姑娘却是个还没出门子的大姑娘,已经二十三了,还守着老妈没嫁人。这天,冯姑娘正收拾着家什准备出门摆摊子,老妈又唠叨上了:“线儿啊,妈知道你心气高,可你就是长得再俊,有我这么个拖累,又能嫁的多好啊!大力就不错了,一个院住着,知根知底的……”
  
  这时门外正好响起了大力的声音:“线儿,你在家吗?”
  
  冯线儿挑开门帘走出来,问大力:“你啥事儿?”
  
  大力说:“我想好了,这辈子就娶你了,你嫁给我吧!”
  
  冯线儿淡淡道:“你娘不是嫌我那颗痣克夫么?”
  
  大力一跺脚:“克夫就克夫,我认了!”
  
  冯线儿叹口气:“你还是别认了,你家就你一个儿子,真把你克死了,我罪过就大了!”说着推开大力,推着小车出门摆摊去了。
  
  冯线儿在街边摆好摊子,竖起“缝穷”的牌子,又在小桌上摆了两把茶壶和几个茶碗。一会工夫,就有光棍汉拿着破衣裳来补,顺便坐下喝杯茶歇歇脚。
  
  这时有个阔少爷路过,旁边有两个乞儿凑了上去。阔少爷像是心情好,一下子就撒了一把铜钱在地上,那俩乞儿一下子就抢没了。有个腿脚不方便的小乞儿来晚了,一个钱儿也没抢到,连忙求那阔少爷再赏几个,阔少爷一挥袖子,说声“没了”就要走,小乞儿急了,竟然去扯阔少爷的披风,只听“刺啦”一声,竟然将那绸子披风扯裂了一个大口子!
  
  这下那阔少爷不干了,揪住那小乞儿就要打。冯线儿看见了,忙上去求道:“这位少爷,他还是个孩子,也不是故意的,求您饶了他吧!”然后对那乞儿道:“小三子,还不赶快赔不是?”
  
  那小三子吓得脸都白了,连连求饶。阔少爷对冯线儿道:“你说的轻巧,我这披风就白毁了?”
  
  冯线儿说那我给您补一下吧,保准看不出来曾经扯坏过!
  
  阔少爷笑了:“你一个缝穷的,要给我连家二少爷补衣裳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
  
  冯线儿知道这镇上只有一家姓连的,开着好几家成衣铺,家底着实厚实。而且裁缝手艺都是祖传的,听说祖上曾经在北京城的王爷府里供职,用他连家的话说:就差给皇上做龙袍了!
  
  冯线儿顿时窘得不知所措,这时那惹了祸的小三子不知天高地厚地说:“线儿姐姐针线活可好了,不比你们连家裁缝的手艺差!”
  
  连二少一听这话,索性解下了披风,往冯线儿手里一塞:“既然这样,那就显显你的手艺吧,反正本少爷今天也没啥事儿干!”
  
  冯线儿把披风拿回小摊子上,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。那个撕裂了的大口子,让她用淡粉色的丝线绣上了几朵清秀雅致的梅花,衬在雪白的绸子上,显得说不出的赏心悦目。
  
  “行啊,有两下子啊!”连二少有点惊讶,他拿回披风,左看右看,确实看不出曾经被扯裂过,不由得心情大好,掏出一块银元往摊子上一放,就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  
  冯线儿愣住了,心想这连二少爷随便一出手就是一块银元,也真是太败家了。
  
  2
  
  让冯线儿没想到的是,这连二少从此以后只要闲着没事儿,就来小摊上看她缝衣服,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
  
  连二少一边看着冯线儿飞针走线,一边说:“哎,我看你心灵手巧,长的也不错,怎么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啊?”
  
  冯线儿的手停住了,她抬头看了看连二少,淡淡道:“看见我右眼下面这颗痣了么?相面的说这叫‘伤夫落泪痣’,克夫!”
  
  “切,胡扯!”连二少撇嘴道,“人这一辈子,谁没有生老病死、三衰六旺?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,关面相、八字这些东西啥事儿!”
  
  冯线儿呆住了,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她一直不肯嫁给大力,是因为她要的不是不怕被克死,而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人,现在终于遇到了,令她感触太大了。
  
  冯线儿正红了眼眶,大力来了,一看她这样子就急了,指着连二少道:“线儿,你咋要哭?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!”
  
  连二少撇撇嘴,起身懒洋洋地走了。大力气道:“线儿,你以后别搭理他,听说这小子就知道吃喝玩乐,早晚得出事儿!”
  
  大力的话还真说着了,过了几天,果然镇上都在传言:连二少整天不务正业,被他爹教训的时候还出言顶撞,将连老爷气得当场中风,被连奶奶以忤逆不孝的罪名赶出了家门!
  
  冯线儿找了两天,终于在镇西头一个破庙里找到了连二少,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样子,冯线儿叹口气,说:“你窝在这里不是事儿,跟我回家吧!”
  
  连二少看了看冯线儿,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昂首挺胸地就跟着来到了大杂院。冯线儿不顾院子里的人们议论纷纷,将家里放杂物的一间小破房子收拾了收拾,就让连二少住下了。
  
  从此,冯线儿的威廉希尔娱乐負担又加重了,好在连二少倒不挑剔,别看他以前锦衣玉食,现在面对穷人家的饭菜,照样吃得下。
  
  可大力却实在看不下去了,这天在院子里对冯线儿说你家日子就够苦的了,现在还要养这个吃闲饭的?
  
  这时,连二少从小破屋里出来了,慢条斯理地说谁吃闲饭了,本少爷这些日子可没闲着,说完把手里的一叠纸样子铺开在石桌上,对冯线儿道:“线儿,这是我裁剪出来的衣裳版型,你看怎么样?”
  
  冯线儿一看,惊喜道:“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!”
  
  连二少得意道:“敢情,咱好歹也是出身于裁缝世家呢!”
  
  两人埋头研究起来,大力一看插不上话,只得气鼓鼓地走了。
  
  连二少说自己的裁缝手艺只学了个半吊子,光能动刀剪,却拿不起针线,不如二人合作,开个小小的成衣铺子。
  
  冯线儿说开店得有本钱啊,不如就在大杂院里竖块牌子开张,先给穷人做衣裳。连二少嘟囔道:“挣穷人的钱,猴年马月才能开店啊!”不过他也知道冯线儿家确实没钱,只得先答应了。
  
  说干就干,两人当即在大杂院里挂起了“连线小铺”的招牌,名字是连二少起的,用了他和冯线儿两个人的姓名,把大力气的够呛。
  
  连二少衣裳版型裁剪的好,冯线儿的针线活佳,定的价格也公道,所以别看是面向穷人,生意还真不少,日积月累,还真就攒下了一笔钱。
  
  3
  
  半年后,连线小铺搬出了大杂院,找条小街上租赁下店面开张了,定位还是中下层大众。
  
  虽然连线小铺的衣服没有绫罗绸缎,都是很普通的布料,但是版型好,做工细致,受到了普通老百姓的欢迎,口口相传,一时之间竟在小镇名声大震。
  
  这天冯线儿正在小铺里忙着,进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妇,妆容精致,很有气质。冯线儿一愣,忙迎了上去:“这位太太,您是来买衣服?走错门了吧,大成衣铺在隔壁街上。”
  
  少妇冷冷地拿眼睛打量了一圈小铺:“我找人。连二少在吗?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