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神匠之死

神匠之死

时间:2017-11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以前,在关东大地很多地方都有跳神的习俗。跳神形式上是祭奠感恩先祖神明,实际上重要目的则是祈求神明保佑,保佑活着的人平平安安,远离灾祸,种地的五谷丰登,做生意的买卖兴隆,当官的仕途顺达,所以每个家族三五年都要举行一次跳神儀式。跳神必请神匠,神匠是人与神之间的“使者”,在人们的心目里,神匠是能做到神明附体的非常之人。
  
  有个地方方圆几十里只有两个神匠,一个是钱神匠,一个是孙神匠。钱神匠收个徒弟叫李小点,已经学了10多年,身手不凡,功力不亚于师傅,可有师傅在,他怎么都是个下手;孙神匠也许怕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,一直没有收徒,跳神时随时找个帮手了事。每年一进了冬月,跳神就拉开了序幕,钱神匠和孙神匠都成了香饽饽,东家请完西家请,应接不暇,酬金源源不断,腰包总是鼓鼓的。俗话说同行是冤家,为了避免两虎相争伤了神坛和气,谁家跳神都只请一个神匠,这已成了不成文的规矩,两个神匠井水犯不着河水,倒是相安无事。可是这一年赵老爷别出心裁,他家跳神竟然把钱神匠和孙神匠同时都请去了,这就演出了一场好戏。
  
  钱神匠和孙神匠同坛跳神,这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,引来了远近的村民都来看热闹,把赵家大院挤得水泄不通。经过多少辈子的沿袭,跳神已经有了比较固定的程式,神歌按着神本子唱,神舞按着老姿势扭,放神按着老套路走,循规蹈矩,年年如是,但卖力多卖力少则是个良心账,旁观者看得清楚,神匠心里更明白。今天两个神匠碰到了一起,谁也不敢怠慢了,只见他们穿着花花绿绿的神服,戴着彩带飘扬的神帽,手持羊皮抓鼓,在神坛上拼命地扭来扭去,你唱罢我登场,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,都想把对方踩在脚下,高潮一个接着一个。
  
  一通神歌神舞过后,接下来就开始放神。放神就是模仿某种动物的形态进行表演,按神匠们说,是神明附体,刀枪不入,无所不能。放鹰神时吃生肉,放蛇神时光着身子在冰地上蠕动爬行,放熊神时凉水泼头洗澡,放野猪神时把明晃晃的钢针从两腮里面扎出来,象征着獠牙……钱神匠和孙神匠谁也不服谁,你吃三两生肉我就吃半斤生肉,你在冰地上爬一圈我就爬两圈,你往头上泼一盆水,我就泼两盆水,你在腮上扎五寸钢针我就扎八寸钢针……一场比一场精彩,叫村民们大开了眼界。由于钱神匠有徒弟在身边照应着,得心应手,虽然手脚略显笨拙,但动作连贯,没有什么失误;孙神匠身手矫健,但临时请的帮手笨手笨脚,两个人配合不畅,所以多有瑕疵,特别是放蛇神时,帮手没有及时给他指引方向,他爬来爬去,爬进了墙角的茅坑里,引得观众忍俊不禁。
  
  跳神整整跳了两天两夜,钱神匠和孙神匠就这样比了两天两夜,结果是势均力敌,各有长短得失,不分输赢胜负,他们都筋疲力尽,遍体鳞伤。按实说,赵老爷应该多付酬金犒劳两个神匠才是,偏偏他是个小气抠门的主,不但没有多付一文,反而只给了往常一个人的钱数,弄得两个神匠心里都堵堵的,可谁也不想张口去争辩,因为就算争来了钱也是两人平分。
  
  两个神匠跳神比一个神匠跳神更精彩,又不多花一文钱,这是难找的好事,赵老爷的做法被纷纷效仿。这就苦了两个神匠,力出得比以前多,钱拿得比以前少,可谁也不肯服输放弃,硬着头皮挺着,心里都把对方当做了仇敌,都想把对方赶走。最后他们做出决定,来一场生死对决,败者滚下神坛。
  
  他们对决的方法是钻冰洞,就是在江面的冰上凿出两个窟窿,人从这个窟窿钻进去,再从另一个窟窿钻出来。相传上三辈有个神匠曾经钻过冰洞,因神明附体,身体没受任何伤害,就像洗了一次澡一样轻松加愉快。但这只是传说,谁也没有见过。
  
  比艺定在腊月初八这天。俗话说,腊七腊八,冻掉下巴,说的是这是一年里最寒冷的一天。江面上冰封雪飘寒风刺骨,江面冰冻足有3尺厚,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凿出了两个冰窟窿,淋上水花的锹镐家什瞬间结了一层冰,叫人心里倒吸着寒气。钱神匠和孙神匠各设一张供桌,摆满了祭神的贡品,羊皮抓鼓被敲得发出凄惨的响声,神歌在呼啸的北风里失去了韵味,苍凉哀伤。江面上聚集了一大片人群,把两个神匠里三层外三层围在当中。突然孙神匠浑身抖动,又蹦又跳,有人大喊道:“神来啦,神来啦!”只见孙神匠扔掉了抓鼓,脱掉了神衣,一纵身就钻进了冰洞里。看热闹的人在冰面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孙神匠在冰下潜游,开始速度很快,可渐渐地慢了下来,好在他把方向掌握得很准确,没有走弯路就摸到了第二个冰洞,把一只僵硬的手伸了出来。人们七手八脚地把他拉出冰窟窿,江面上立刻响起了一片欢呼声,有人啧啧称赞说:“不愧是神匠,就是了不得!”
  
  徒弟李小点在供桌上又上了一炷香,跪在冰地连连为师傅祈祷。这时钱神匠也下来神了,一阵剧烈的舞蹈之后,跳进了冰洞里。人们在冰面上跟踪着他的行迹,两个冰洞相隔足有50步远,跟着跟着,人们发现他偏离了方向,就大声喊叫,也许他真的听到了喊声,开始奋力地往洞口处潜游。然而,他已经明显力不能支了,慢慢地手脚僵直了,不动了,在偏离洞口两丈远的地方顺流而去,转眼就消失在江心里……江面上死一样的沉寂,有人小声地说:“可惜了,一辈子的神匠。”有人说:“功力不到,神灵没有保佑。”李小点大声悲号起来,向着钱神匠去的方向奔跑过去,一边跑一边喊着:“师傅——师傅——”
  
  钱神匠离开了神坛,孙神匠取得了对决的最后胜利,可是,他从此也上不去神坛了,因为他的大腿神经被冻坏了,失去了知觉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方圆几十里跳神的使命就落在了李小点一个人的身上,他走上了神坛,成了名副其实的神匠。虽然他把神匠的酬金提了又提,可请他跳神的人还是络绎不绝。
  
  这天,趁着漆黑的夜色,李神匠背着钱搭来到了赵老爷家。一见面,赵老爷就拍着李神匠的肩膀说:“你小子的计谋真就成功了,不简单不简单,真是后生可畏啊。”李神匠说:“这是我们共同合作的结果,你的配合天衣无缝,这是你该得的那份,请笑纳。”说着就把带来的钱全送给了赵老爷。
  
  赵老爷接过钱褡子,有些不解地说:“他们两个神匠比艺,为什么非要选择钻冰洞呢?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。”
  
  李神匠说:“全是我用激将法激出来的,两个冰洞也是我花钱安排人凿的。”
  
  “孙神匠能活着回来,钱神匠怎么就没回来呢,难道他没有神明附体?”
  
  李小点说了实话:“神匠有点师传的功底那是不假,但说有什么神明附体纯粹是糊弄人。钻冰洞三丈两丈远也许没问题,50步远已经超出了人能承受的极限,孙神匠能活着钻出来已经是人间奇迹了。”
  
  赵老爷恍然大悟。
  
  纸包不住火,村民们最后还是知道了李小点的阴谋。在人们的心目中,神匠应该是“圣洁”的,可李小点的手段卑鄙可耻,心地龌龊肮脏,他不配当神匠。另外,人们清醒过来了,跳神是为了求得神明的保佑,可神明连自己的神匠都保不住,还能保佑谁呢?没有人再请李小点跳神了,他“失业”了。李小点除了跳神什么事情都不会做,衣食无着,饥寒交迫,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里,他见别人在江上凿冰捕到一条条大鱼上来,也学着去凿冰。可是鱼没捕到,却滑进了冰窟窿里,找他师傅去了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