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徐木匠的回迁房

徐木匠的回迁房

时间:2017-11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徐木匠幼年丧父中年丧妻,全靠手里的墨斗、卷尺与刨子,把独子徐斌拉扯成人。待儿子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,又按部就班娶了妻生了子,徐木匠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龄。
  
  说实话,徐木匠的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,住在老小区里60多平米的房子还是多年前单位的公改房,既没电梯采光又不好。因此孙子一落地,儿子媳妇就提出了搬出去另住的要求。虽然徐木匠心里一百个不乐意,但为了让宝贝孙子威廉希尔娱乐得舒适点,也只好点头同意。
  
  眨眼10多年过去了,孙子小磊长成了聪明可爱的小男生,徐木匠这间公改房,也成了门窗走样、墙壁裂缝的危房。徐木匠年纪越大对孙子的思念越强,虽然儿子每个星期都会带孙子来看看,但几番想留孙子在身边过个夜,儿子都是坚决反对。儿媳更绝,领着小磊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告诉儿子:“这里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!不要说让你留下,就连你爷爷……”
  
  在儿媳眼里成了不是人的徐木匠,心里实在堵得慌。虽然很想亲近孙子,可心里也是舍不得宝贝孙子吃苦,只得强颜欢笑劝孙子跟爹娘回去,等他有了新房子再来陪爷爷。
  
  转眼又一年余。徐木匠改善住房条件、让孙子陪伴身边过个夜的心思终于有了盼头。得知自家简陋的住房划进了旧城改造的地块,70多岁的徐木匠高兴得梦里都会笑醒。
  
  徐木匠不用拆迁办上门动员,便兴冲冲签下了同意拆迁的协议书,并在城西找了个农民房过渡。毕竟故土难离,在城里威廉希尔娱乐了大半辈子的徐木匠,初到城郊总觉得诸多不便。尤其是住到郊外后与孙子见面的机会更少了,徐木匠想孙子想得寝食难安。
  
  度日如年的徐木匠,终于等到了返迁的消息。他不知真假,有心弄弄清楚,也不知该向谁打听。再说这回迁手续需要这个证那个章,徐木匠耳朵背、眼睛花,实在无能为力。正在徐木匠束手无策之时,住在城里的儿子徐斌急匆匆赶了过来。
  
  徐木匠见了儿子,仿佛见到救星,迫不及待地在徐斌送来的表格上签名盖章,还把自已一应证件交托儿子,让徐斌全权负责,代为办理。
  
  送走儿子,徐木匠开始收拾行装。虽然知道办妥回迁手续到搬进新居尚需要一段时间,但他更知道儿子、儿媳都很忙,自已又年老健忘,常常丢三落四,如不早作准备,难免搬家时手忙脚乱。
  
  徐木匠一改往日愁容,睡得安稳,忙得开心。然而,不知咋的,何日回迁一直杳无音信。徐木匠按捺不住,于是请房东给儿子打了个电话,言明若儿子无空前来,待雨季过后自已去城里询问。
  
  不等徐木匠动身,两天后儿子一家赶了过来。交谈中得知儿子的住房也在这次旧城改造区域,儿子一家搬出拆迁房后,一直在媳妇娘家安身,到自己的租住房来,交通颇不方便,现在又在忙回迁房的室内装修,故而无暇前来探望。徐木匠自责不已,他怪自己帮不上儿子的忙,对“收留”儿子一家的亲家公感激不尽。
  
  “瞧,这里水清草绿当真不错,哪像城里污染严重。听电视里的专家说,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最适合养生,对身体大有益处。噢,爸,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,我们……”儿子徐斌见老爸神色凝重,忙转移话题。他拽住父亲在房前屋后踱了一圈,正欲进一步“沟通”,瞥见老婆在一旁挤眉弄眼,才想起两口子在家时的约定,忙连连干咳,欲言又止。
  
  “有什么事尽管说,莫不是装修钱不够了?别急,我这里还有点积蓄,你先拿去用。”徐木匠虽年事已高,但并不迟钝,他麻利地掏出个手绢包,塞进了媳妇手里。钱丽十分意外,推辞一番,还是放进了挎包……
  
  徐木匠不光没得到搬进回迁房的具体日子,反而将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棺材本拿出来贴到了装修里,但他觉得非常值得。因为孙子小磊跟爸妈来了一趟后,就记住了来郊区的公交线路,承诺每个星期都会来看他。
  
  转眼又过了两个月。徐木匠把祖孙俩相聚的日子,当成了他的节日。徐木匠见孙子每次来看他,不是为了要做作业就是为了要上兴趣班,匆匆忙忙吃顿饭就要往回赶,又心疼又难受。于是,祖孙俩约定,等放了暑假小磊就到爷爷这里住段时间。
  
  这天是放暑假的第3天,徐木匠早早起床,特意去房东那里买了几斤土鸡蛋,准备给孙子煮茶叶蛋。他听人说农村放养鸡生的蛋营养好,他要给宝贝孙子补充营养。
  
  徐木匠烧好饭煮好蛋,左等右盼不见小磊身影。正在他倚门眺望之时,徐斌、钱丽气喘吁吁,飞奔而至。没盼到孙子却等来了儿子、儿媳,徐木匠同样高兴。
  
  “小磊,别躲了,妈知道你又来爷爷这里了。快、快出来,妈跟你说,房子的事……”不知咋的,媳妇钱丽连招呼都来不及打,急匆匆就往卧室里闯。
  
  儿子徐斌见小磊不在老爸这里,也是六神无主。拦住了递茶端水的父亲让他别忙乎,说两人立马要走,要去找儿子!并表示这段时间太忙,疏忽了与儿子的交流。小磊与爷爷感情一直很好,让老爸想想小磊有没有透露过离家出走的信息……
  
  得知孫子被媳妇责骂了几句后,赌气出门一夜未归,徐木匠惊愕万分。他哀怨地瞪了眼儿子,老泪横流。在徐斌的再三询问、反复提示下,徐木匠终于想了起来,孙子上次来看他时曾经说过,想跟外地同学一起回家玩玩。
  
  “那个外地同学姓什么,叫什么,家在那里?爸,您再想想,好好想想啊!”钱丽抓住这条唯一的线索,急急追问。但徐木匠毕竟年纪大了,记忆不好,只模糊地记得小磊那个同学好像姓汪,除此再无其他信息。
  
  钱丽夫妇寻学校问老师,费尽周折,终于在萧山境内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刚满12岁的儿子。“小磊,终于找到你了,谢天谢地!你在这里干吗?可把爸妈吓坏了。好儿子,快,快跟妈回家去。”度过了揪心的寻子经历,看到失而复得的儿子,任何责怪、抱怨都已荡然无存。
  
  “不,我不回家。包工头叔叔说了,只要我干一个暑假杂活,等他们离开这里,就把这间房子送给我。”钱丽扑上前一把将儿子搂进怀里,但小磊并不领情,他使劲挣脱钱丽的手,转身指指堆放杂物的工棚,十分固执。
  
  “你,你要这破房子有什么用?”徐斌打量这間四壁漏风的工棚,百思不解。看着失踪了两天变得又黑又脏的儿子,钱丽更是心疼不已,再三解释自已责骂小磊也是为他好,怎能呕气出走呢?这里冷冷清清的,岂能孤零零居住?钱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劝说儿子打消在此独居的念头,跟她回家。
  
  小磊扭身离母亲远些,又悄悄瞟了眼父亲,倔强地抬起头,冷冷地回答:“不,不是我住,是给你们住的。省得我难得手机聊聊天、上网玩玩游戏老是被你们骂。你们、你们还把爷爷给我做的木头手枪也扔了……”闻言,钱丽目瞪口呆。她怎么也没想到,儿子离家出走,竟然是为了找间房子安置父母。
  
  “哼,冷冷清清有啥关系?这里水清草绿当真不错,哪像城里污染严重。听电视里的专家说,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,最适合养生,对你们身体有好处!”小磊似乎对父母激变的神色毫无察觉,深思熟虑,喃喃自语。
  
  徐斌、钱丽彻底傻了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寄托了自已全部希望的独子仅仅受了几句责骂,就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。
  
  “水清草绿、空气清新、木头手枪,原来你、你是为了……”小磊的嘀咕似曾相识,钱丽懵了片刻,猛然想起这几句话是那天来郊区探望老公公时丈夫说过的。再联想儿子提起扔掉的那把木头手枪,恍然大悟,原来小磊的赌气出走,是在为爷爷打抱不平!于是忙拽住儿子解释一番。
  
  “什么,我误会你们了?哼,别再瞒着了,我全知道了。咱的新房子大了这么多,是因为把爷爷拆迁房的面积并进去了……”小磊从幼儿园到小学全是爷爷接送的,祖孙俩感情很好。那天从妈妈和装修工叔叔的闲聊里,得知了家里三室一厅的大房子,是原本两套拆迁房的回迁面积,又想起星期天去看爷爷时,爷爷还充满期望地描述过搬了新房子就可以陪伴他过夜的情景。小磊心痛爷爷被蒙在鼓里,可自己又没能力和爹娘抗衡,一怒之下便弄了个离家出走。这会儿面对搞阴谋诡计的父母,小小男子汉更是不管不顾地仗义直言!
  
  小磊的连珠炮轰得爹娘猝不及防,钱丽更是急得张口结舌、语无伦次。小磊对母亲的辩解毫无反应。徐斌目睹老婆和儿子的交锋,若有所思地从兜里掏出手机,果断地点开照片,塞进了儿子手里。
  
  “这、这里有爷爷的房间?真的,真的有!我,我……”小磊好奇地查看手机,只见父亲的图片栏里,有好几张不同角度拍摄的新房子照片。而其中一张照片上的摆设,分明都是爷爷喜欢的木制品。
  
  其实,钱丽算得上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。当初不让儿子在爷爷的破房子里过夜,毫不忌讳地把公公的破房子说成不是人待的地方,但她的本意却是为了告诉儿子,不光儿子不能在危房里过夜,就是连爷爷本人也不适宜在此居住。
  
  回迁安置登记时,夫妻俩选择了两套并一套的方案,目的就是为了三房一厅的结构,能让老父亲一起住。至于没及时告知老人,只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。小磊平常忙功课,星期天就往郊区爷爷那跑,难得带几个同学来新房子转转,小小年纪又怎能看得懂装修中的布局?反倒是妈妈与装修工叔叔的对话,让他一知半解地听了去……
  
  得知真相,小磊才知道确实是自己误会了爸妈,正想要认错道歉,看到失而复得的儿子,钱丽哪里还能多说什么,一把将宝贝儿子搂进了怀里。
  
  一个月后,徐木匠和儿子一家搬进了新居。在庆贺乔迁之喜的家宴上,古稀之年的徐木匠高兴得流出了眼泪。而把气氛推向高潮的,还是小磊当着亲朋好友面说的那句:“等我长大赚了钱,也要买大点的房子,让爸爸妈妈和我一起住!”听了儿子的话,徐斌、钱丽心里乐开了花。
  
  此刻,那间四处漏风的工棚,夹杂着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的古训,不合时宜地在俩人眼前闪过。徐斌、钱丽相视一笑,暗暗庆幸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