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捎来的真情

捎来的真情

时间:2014-03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常言说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李老汉的女儿在滨城上大学,他每周都要给女儿寄东西。
  
  这天,李老汉抱着一袋新鲜的山药,又往乡里赶。路经一个车站时,一辆宇通大客车“吱”的一声停到李老汉身旁,他止住脚步,见车上下来一群男男女女,男的左边,女的右边,分头找背人处解决个人问题去了,李老汉觉得好笑:“出门不讲究啊,委屈自己了!”
  
  这时,从车里冒出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可不是嘛,我开了一上午的车,他们坐了一上午的车,还没有休息过呢。”李老汉朝车里望去,驾驶座上坐着一个长得眉清目秀、模样周正的小伙子。
  
  小伙子见李老汉站在车边,怀里抱着满满一袋子东西,问:“大爷,您是要搭车吗?”
  
  李老汉忙说:“不不,我去乡里寄东西。”
  
  小伙子听了一脸惊愕,去乡里的末班车早在上午就没了;再说,乡里离这有10公里的路程,他刚从那儿过来,算算也开了半小时的路,如果步行的话起码得花2个多小时。小伙子皱了皱眉说:“大爷,去乡里的车早没了,您还是明天去吧。”
  
  李老汉笑笑说:“不碍事,我闺女在外读大学,外面的东西金贵,她带的钱又不多,吃不到好东西,我不放心。”
  
  小伙子又问:“您要把东西寄哪儿去?”
  
  李老汉说:“滨城大学。”
  
  小伙子一听是寄往滨城的,忙说:“大爷,您把东西交给我,我帮您寄,我的车就是去滨城的。”
  
  李老汉听了有些意外,不好意思起来:“这怎么敢麻烦你呢。”
  
  小伙子接着李老汉的话说:“不麻烦,我们也做这活儿,帮别人捎些东西去省城。您放心,我们收的费用肯定比邮局便宜得多!”
  
  李老汉一听乐呵呵的,他应了小伙子,于是摸出根烟,给小伙子递上,同他说了些情况,小伙子爽快地说:“行!没问题!放我这儿吧,保证送到。滨城大学是吧,就离汽车站不远。”
  
  李老汉满心欢喜,连连称谢,掏出包钱的小布袋儿,并问道:“多少钱呢?”
  
  小师傅摆摆手说:“我们的规矩,货送到才付款。”
  
  李老汉连声道谢,也越发喜欢这善良的小伙子了,让他捎带,一百个放心。临开车,李老汉还问了班车的发车时间,知道是周一周四每周两次,他有点心花怒放了:无意中找到了一条寄东西的捷径!多,快,好,省,一点不假!
  
  打这以后,李老汉每周给女儿捎一次东西。如果不是怕太频繁了会让小伙子觉得烦,他都想两次机会全用上。女儿给老爹写信来了,说老爹带去的东西同学们都很喜欢,常拿好吃的来跟她交换。听到这儿,李老汉得意地笑了,满心自豪。
  
  有一次,李老汉多了个心眼儿,他在山货里夹带了一封信,这信是托一位小学校老师代他写的,信上问:“每次收到东西,小司机问你收了多少钱?多的话,咱可是不划算。”
  
  周末时,小伙子把女儿的回信捎回来了,李老汉让人帮着看了,信上说:“李大哥没收过我钱,他说你在这边付过了。李大哥人特好,他说他也有一个像我这样大的妹妹,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只管找大哥他。”
  
  李老汉有些傻了,晚上,他睡不着了,左思右想,觉得其中有蹊跷:小伙子不收费,为什么呢?世上还有白帮忙的好事?别是有什么企图吧?难道……李老汉想到了女儿,不敢往下想了。李老汉在心里盘算了个数目,决定趁早了结了,夜长梦多!
  
  天一亮,李老汉早早地从床上爬起来,揣上钱,到车站等着。今天是周一,车应该来。等了半天,终于远远地看见车的影了,到跟前招手停下,一看,开车的却不是那个小伙子,换了一个中年人。李老汉心里狐疑,一问,原来小伙子调到别的线路了。中年司机见老汉不是乘车的,有些不高兴,嘟嘟囔囔地把车开走了。
  
  李老汉没还成钱,心里攒下了疙瘩,欠人人情的滋味不好受哇,尤其是心里没底的时候。他饭吃不下,觉睡不香,可一时又没有解决办法,难道非要跑到省城问问清楚吗?如果再这么折磨下去,李老汉可真要动去省城的念头了!
  
  没等李老汉决定呢,事情有了转机:半月后的一天,李老汉去给羊割草,就在公路下坡。正低头割得起劲,忽听老远有人喊“李大爷”,李老汉停下镰,回头张望,只见公路上停着辆宇通车,司机从窗口伸出半截身子,一看,正是那小伙子,正朝这边喊得起劲呢!李老汉浑身一振,三步并作两步,小跑着来到公路边。他上不了高高的路基,无法细说邮费的事,急得抓耳挠腮。
  
  小伙子大声说:“我又调回来了,以后又可以给您捎东西了,我走啦—”小伙子说完,发动起车子走了。李老汉望着消失的汽车,半天回不过劲儿来。
  
  李老汉愣过神儿,忽然想到给女儿打个电话,让她来澄清这件事,想到这儿,他草也不割了,急急地回家找电话号码,是女儿来信留下的,还说电话就在她宿舍床头。
  
  李老汉找到号码,托人到村委会帮他打了电话,他逐一嘱咐了女儿。
  
  李老汉在忐忑中等来了周末,女儿的回信随车捎回来了,李老汉请人展开一看,信竟然不是女儿写的,却是小伙子写的,信上写道:
  
  李大爷:您好!
  
  我也姓李,叫李云飞,家也是农村的,和您相对,在省城南部。
  
  我曾有过一个妹妹,比您女儿大两岁。如果她活着,她们还会在一所大学里见面,成为校友。您知道吗?我妹妹当年也是考取了滨城大学。当时,录取通知书下到了县中学,妹妹正放假在家,天天盼着通知书来。来是来了,却被一个糊涂老师交给了县里开往我村的班车的司机,要他们带给妹妹,谁知中途车坏修车,通知书被人顺手擦了油污,路过我村时也早忘得一干二净。
  
  等到开学了,妹妹仍然没有等到通知书,心灰意冷。她偶尔进城碰到了那位老师,老师奇怪她怎么还在家里,妹妹这才知道了真相,当天夜里,她就投河自尽了……
  
  一年后,我应聘上了省交通公司司机,这时已开始流行班车捎物,我暗暗发誓,给人捎物一定要捎到地方,这也是最起码的道德啊!
  
  见了您女儿后,我发现她和我妹妹太像了,说话长相都像,我真把她当妹妹了。我看您家里也不宽裕,就冒昧地免费为您捎带了,如果让您不安了,我道歉!
  
  前段时间,领导照顾我,安排我跑另一条线路,这条路线正好经过我的家乡,可我一想再也不能给你们捎东西了,心里就难受……我在家乡没有妹妹了!
  
  我能认您女儿当妹妹吗?除此之外,别无他求。
  
  我想妹妹。
  
  李云飞上
  
  看完信,李老汉半晌没说一句话。他进山打了满满一口袋山核桃,分成两个包裹,一包给女儿,另一包,自然是李云飞的。包裹里还塞了封回信。第二天一大早,李老汉拎着两袋子的山核桃来到车站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