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悬念故事 > “一大”的逃兵

“一大”的逃兵

时间:2017-08-0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变故降临巡捕搜查
  
  上海十六铺码头。汽笛声中,轮船靠岸,铃声响起,舱门打开,旅客下船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一对青年男女引人注目,两人新派打扮,男的西装领带黑皮鞋,女的短发裙子高跟鞋,亲昵地臂挽着臂,耳鬓厮磨切切低语。
  
  踏上马路,几个黄包车夫异口同声:“先生小姐,要车子?”男的拉着女的上了其中一辆:“走,大东旅社。”
  
  此人是哪个?后来的汪伪政权第二号人物陈公博,当时的身份是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宣传委员、中共“一大”代表。
  
  一周前,陈公博自广州出发,转道香港北来上海参加“一大”,女的是他的新婚妻子。出席如此重大的會议还带着妻子,又是为什么呢?
  
  陈公博是上一年结的婚,据他自己说,婚后因公务私事忙碌的缘故,所谓蜜月只休息了几天。今次公私兼顾,趁着出席“一大”的机会,来大上海的十里洋场补度蜜月。
  
  会议东道主、上海代表李达、李汉俊,已就外地代表的膳宿作了妥善安排:借住在法租界白尔路的博文女校校舍。陈公博不愿住在简陋的校舍里,一下船就去了热闹繁华的南京路英华街大东旅社。
  
  大东旅社由上海“四大公司”之一的永安百货公司开设,与东亚、远东、一品香并称为“三东一品”,属十里洋场上等豪华型旅馆。房间装饰考究,硬件齐全,设有舞厅、酒吧、浴室、弹子房。旅馆向客人提供吃喝乐玩住全方位服务,成了贵者富者休闲白相的好去处。陈公博曾几度到过上海,知道大东旅社的种种优胜,所以是慕名而来。
  
  1921年7月23日晚,十三位代表有的走前门有的走后门,陆续进了望志路李公馆,这里是上海代表李汉俊的住宅。楼下餐厅里,代表们围着长方形桌子入座,开天辟地的大事变——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里开幕。
  
  一天又一天,“一大”按议程顺利进行。然而在会议进入最后一天时,变故突然降临。
  
  大会将在今日晚上闭幕,两个共产国际代表再次到会列席,计划先作指导性讲话。
  
  会议刚开始,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长衫的男子,两眼在众人脸上扫视。正在讲话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煞住了话柄,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。
  
  公馆主人李汉俊问:“请问你是哪一位?有什么事吗?”
  
  那人回话:“找社联的王主席。”
  
  李汉俊说:“这里是私人住宅,不是社联,也没有王主席这个人。”
  
  “喔,走错地方了,对不起。”来人道歉过后,转身退了出去。
  
  参加会议的代表,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对这个陌生人的出现并没有当一回事。列席会议的马林地下工作出身,斗争经验丰富,当机立断停止会议撤离,以防万一。
  
  代表们于是匆匆离开了李公馆。
  
  会场里只剩下了两个人留守,一个是李汉俊,另一个便是陈公博。他们上了楼上李家的书房,喝着茶闲谈起来,猜测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究竟是什么人?又是怎样进来的?
  
  不过十多分钟,杂乱的人声与脚步声传上楼来,两人估计情况不妙。
  
  果然,法租界巡捕房的中西巡捕闯了进来,有手握警棍,还有带着枪的,七嘴八舌吆喝“不许动”,如临大敌。
  
  领队的巡长横眉怒目:“你们刚才开的什么会?”
  
  陈公博回话:“不是开会,是朋友聚会。”
  
  巡长上下打量着他:“那个外国人什么国籍?什么职业?”
  
  李汉俊抢先说:“是英国人,北京大学的客籍教授,趁着放暑假的机会来上海旅游,到我家里作客。”
  
  巡长显然不相信,令将李汉俊与陈公博监视起来,不许离开座位,不许说话,不许喝茶。
  
  随着巡长“哇拉”一声,巡捕开始搜查,有的在楼上,有的在楼下,进这室,出那室,翻箱倒柜,眼看手掏,一处一物都不放过。
  
  一个巡捕拉开了抽屉,陈公博与李汉俊不约而同心头怦怦,因为里边放着党纲草案!
  
  大出意料又是求之不得,巡捕一扫而过,推上抽屉转向了别处。原来前几天讨论过程中,根据代表们的意见增添删除,勾勾划划,草案已涂改得面目皆非,而巡捕的猎物在枪械、炸弹、传单、标语等危险物品,对此只当是废纸一张,也未细看。
  
  晓得李汉俊是这里的主人后,巡长问他为什么藏有这么多宣传社会主义的书籍,李汉俊从容回答:“我是教师,又是商务印书馆的编译,什么书都要看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”
  
  巡长转而盘问陈公博。陈公博是广东南海人,国语很不标准,听起来像是讲蹩脚汉语的日本人。由是怀疑他是日本的激进派别,巡长连珠炮般紧追不舍。
  
  你是不是日本人?
  
  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人,我不懂你为什么怀疑我是日本人?
  
  你懂不懂中国话?
  
  我是中国人,当然懂中国话啰。
  
  你这次从什么地方来的?
  
  我是由广东来的。
  
  你来上海什么事?
  
  我是广州法政专门学校的教师,放暑假了来上海游玩。
  
  你到上海后住在什么地方?
  
  陈公博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急中生智扯了个谎:“就住在这里。”因为他开在大东旅馆的房间里,藏着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工作报告,假使说了真话巡捕赶去搜查,岂非露了天机?
  
  李汉俊脑子急转变,明白陈公博撒谎的原因,证实他的确住在自己家中。
  
  因为没有搜到什么证据,巡长的脸色缓和了些,陈公博趁机问为什么要来搜查,巡长说以为那两个外国人是俄国的共产党,在这里聚众开会。
  
  搜查与盘问一无所获,巡捕们悻悻离去。巡长似如狐疑尚存,临走时警告说:“看你们的藏书可以确认你们是社会主义者,或许有某种政治企图,今日本来可以封房子捉人,然而看你们是有知识身份的人,又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,所以通融办理。年轻人,不要参与任何政治活动,以免不能自拔,毁了自己。”
  
  密探盯梢再受惊吓
  
  中西巡捕撤退后,李汉俊出于关心,要陈公博快走。陈公博犹豫不决,因害怕外面有密探埋伏,要是被跟踪到旅馆,后果不堪设想,连妻子也会跟着倒霉。于是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:“慌什么,危险已经过去了,大可不必事后紧张。”随即帮着李汉俊整理被捣乱了的家什,想过一阵子再说。
  
  楼梯上又起了脚步声,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以为巡捕去而复来。正不知所以时,一个脑袋出现在了门口。
  
  一场虚惊,进来的是“一大”代表之一的包惠僧。
  
  原来代表们紧急撤离会场后,不约而同集中在了渔阳里陈独秀的寓所,左等右等不见陈公博与李汉俊到,因不知他倆凶吉,便派包惠僧去打探虚实。
  
  陈公博向包惠僧简单讲了法租界巡捕闯来搜查的事,末了催促:“你快走吧,巡捕再来的话就麻烦了,详细情况以后再谈。”
  
  李汉俊叮嘱包惠僧:“路上小心,防止密探盯梢,多绕几个圈。”
  
  时已深夜,陈公博担心再不回旅社的话,妻子要急了,以为出了什么事,于是硬着头皮告辞。
  
 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才走出李公馆一箭之地,陈公博就被巡捕房的密探盯上了。他走快,密探也走快,他走慢,密探也走慢。
  
  陈公博大为紧张:不好,看来巡捕想抄我的窝,切不可让他跟踪到旅馆,无论如何得甩了他!于是进了一家商店,佯装看货,寻思摆脱“尾巴”的办法。
  
  情急中,想起去年夏天在上海停留时,曾到“大世界”游乐场白相,看过露天电影,电影场上暗灯瞎火容易脱身,于是上了一辆黄包车。
  
  转弯时,陈公博装作吐痰,偷眼望去,密探坐着黄包车跟上来了,心里益发紧张,连连催促车夫:“快,快!”
  
  大世界已到,陈公博不等车子停住,脚一蹬跳下车一溜烟跑了,车夫放下车子想追,又怕车子被人拉走,气得朝着陈公博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:“瘪三!勿要面孔!”
  
  陈公博一头钻进大世界,装着悠闲的样子上楼,先逛书场,再逛戏场,回底楼看了一会变戏法,然后上了屋顶花园,紧走几步钻进了露天电影场的人群中。果然,周围一片黑沉沉的,连身边是男是女也分不清。
  
  他钻在人丛里斜睨进口处,不见密探上来;移动了两次,也没有人跟着,紧张的心稍稍松弛,从另一处楼梯下楼,跳上黄包车:“快,南京路英华街。”
  
  车夫边跑边问:“先生住英华街几号?”
  
  陈公博陡然一惊,怀疑起了车夫的身份:“问这干吗?”
  
  “送先生到家呀。”
  
  陈公博如释重负,恶声恶气:“少拍马屁,就停在街口。”
  
  不过十几分钟,已到英华街。陈公博下车后先继续顺南京路走了一段,再弯进了一条弄堂,边走边观察,确信绝对安全后,绕了个圈子转到大东旅社。
  
  妻子还没有睡着,显然在生他的气,责怪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。
  
  陈公博顾不上回话,关好房门,手忙脚乱取出文件,去马桶间点上一把火,顷刻之间化为灰烬。
  
  妻子一脸惊恐之色追问:“出什么事啦?”
  
  “已经化险为夷,尽可放心。”陈公博强作笑容宽慰妻子,随即告诉她今晚发生的事,末了是庆幸又是黄婆卖瓜:“老天爷保佑躲过了一劫,要不是我迭施妙计甩了盯梢的包打听,你也必跟着倒霉。”
  
  一夜三惊溜之大吉
  
  其时正值三伏盛夏,酷暑蒸腾,加之连受惊吓,陈公博翻来覆去睡不着,索性把席子拖到地板上,席地而睡,又过了好一阵,方才朦胧睡去。
  
  忽听得一声枪响,伴随着女子锐厉悲惨的“救命”声,吓得毛骨耸然,夫妻俩抱作一团,不敢稍动。
  
  过了一会,陈公博壮着胆子门开一线,侧头眯眼向外观察,走廊上空无一人,也听不到什么动静,怀疑刚才是在做梦。
  
  及至天亮以后,听得外面议论纷纷,他于是披衣开门探听究竟。
  
  茶房跑了进来,说隔壁一个女子被人杀死了。陈公博问是怎么回事?茶房说前日有两个男女来店里住宿,今天早晨那男的叫了一碗面吃了出去,我向他要钱结账,他说还有人在房间里,一文不会少。不料我入房间打扫卫生时,发现那个女的已经死了。马上报告经理,经理上楼来看,见女子身上受伤,颈上还有毛巾缠着,大概男的开枪杀她,见她不死,又用毛巾来勒死的,刚才已向巡捕房报了案。
  
  陈公博虚与委蛇两句后,退回房间关上门小声对妻子说:“巡捕就要来了,你快收拾行李,我去结账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  
  妻子疑惑不解:“人又不是我们杀的,怕什么呀?”
  
  陈公博说明道理:“昨晚巡捕盘问时,我告诉他们住在李公馆,等会他们来了发现我住在这里,如何解释?弄不好被带去巡捕房拘押调查,所以要赶在他们到来前一走了之。”
  
  “哪有这么巧的,还让你碰上昨晚的巡捕?”妻子不以为然。
  
  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小心谨慎为好。”
  
  夫妻俩忙忙离开了大东旅社。陈公博安顿妻子在路口等候,自己去渔阳里见李达,叙述了昨夜屡受惊吓的经过。
  
  李达安慰后说:“你来得正好,正要通知你呐。代表们商定,转移到嘉兴南湖继续会议。今天上午乘火车出发,在那里把会开完,一起走吧。”
  
  一听说叫去嘉兴开会,陈公博眼皮下垂不说话,暗暗思忖:短短一个晚上风鹤频惊,再去南湖开会,能保证不再有变故?一个落水两个寒,出了事妻子怎么办?
  
  他没有这个胆量了,撒了个谎说:“我俩一早已说好去杭州,火车票也买好了。再说夫人屡受惊吓心神不宁,我必须陪着她……”
  
  李达劝说了几句,陈公博执意不听,径自不辞而别。
  
  “一大”在南湖游船上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,继续在上海未能进行的议程,讨论通过了《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》《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决议》及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》,选举了中央局领导。
  
  傍晚时分,“一大”胜利闭幕,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。而此时,陈公博与妻子正在杭州“补度蜜月”,逛过灵隐寺后,又去观赏雷峰夕照。
  
  陈公博明明开了小差,却还要自圆其说,为自己掩饰开脱,说经过昨夜的变故,他们也打算停会,另易地方,会期不定,我更可以从容的游西湖,逛灵隐寺了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