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分内之事

分内之事

时间:2017-10-10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刘双林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,一路上跋山涉水,风餐露宿,终于离京城越来越近了。这天中午,刘双林来到一个叫樟树村的村庄,疲惫至极的他听人说樟树村酿的酒十分有名,加之快到天子脚下心情轻松,当即在一家小酒馆里要了一壶酒,就着上好的牛肉吃喝起来。
  
  这儿的酒果然名不虚传,入口醇厚香滑,刘双林一时兴起,喝了一杯又一杯,当离开村子时已是脚步踉跄。村口有棵遮天蔽日的大樟树,想必这就是村名的由来了。又走了不知多长时间,酒劲如涨潮般一波又一波袭来,刘双林再也撑不住了,一头倒在路旁的草窝中呼呼大睡起来。
  
  等再睁开眼时已是红日西沉,刘双林一边埋怨自个酒吃多了误了行程,一边迈步就走,同时手下意识地一摸,顿时浑身冰凉:褡裢不见了,里面有五十两纹银。
  
  刘双林魂都没了,回头就找,可哪里找得到。他突然回过味来:不对,银子肯定是自个酒醉大睡时被人偷走了,而偷银子的人无疑就是樟树村人,因为四下里除了樟树村再无一个村庄。被偷走的银子还想找回来,岂不是痴人说梦?
  
  这么一想刘双林忍不住怨愤满胸,遥指着樟树村发誓道:“他日若得志,不报此仇誓不为人!”
  
  接下来的行程艰难极了,身无分文的刘双林靠着沿途人家的施舍一步步前行着,好几次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好在老天保佑,总算挪到了京城。不久皇榜发布,刘双林果真满腹诗书,竟一举高中,不久放了外任,又过了一年,经过不懈争取,终于来到樟树村的地界上做了县令。
  
  安定下来后,刘双林便身着青衣小帽来到樟树村,之所以没有鸣锣开道,是想微服私访一下民风,顺便打探一下一年前的偷窃之事。
  
  刘双林来到大樟树下,禁不住感慨万千,一年前的誓言犹在耳旁,只要一经查实确是樟树村人偷了他的银子,一定要加征重赋!
  
  就在这时,刘双林看到大樟树上钉着一块木牌,因为风雨侵蚀,木牌已破烂不堪,但上面的字依稀看得出来:闻友目银子招领处。下面还划了一个红色箭头,顺着箭头再一看,离大樟树不远处有一幢孤零零的房子,房子以泥土脱坯建成,竹篱笆为墙院,非常简朴。他记得一年前可没有这幢房子。
  
  刘双林心中好奇,当即走过去敲开院门。开门的是个老头,面容苍老。刘双林说他偶然经过此处,想讨杯水喝,然后笑着问:“敢问老丈,那大樟树上钉的木牌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老头听了竟长叹一声,面露愁容说道:“不瞒先生,一年前我在大樟树下拾到一个褡裢,里面装着银子,可左等右等不见有人来找,万般无奈之下便在大樟树旁建了个小屋,等失主有朝一日寻过来,不想整整一年过去了,始终不见人来,可愁死我了。”
  
  刘双林听了心中一惊,这貌不惊人的老丈竟在大樟树下等了一年!这么说一年前他的银子不是被偷了,而是掉了!一定是的,他当时酒喝多了,很可能一不小心便遗失了。刘双林压住怦怦心跳,说:“不瞒老丈,一年前我曾在此处掉了一笔银子,所以今日特来查询。”
  
  老头一听双目圆睁,急切问道:“你掉了多少银子?”
  
  刘双林说:“五十两。”
  
  老头一听霍地站起身,大声问道:“敢问先生姓甚名谁?”
  
  刘双林眉头一皱,说:“我名字倒跟你那木牌上的名字不同,那上面叫闻友目,而我叫刘双林,我那遗失的褡裢上绣有我的名字……”
  
  再看老头,一时间竟手足无措,连嗓子都嘶哑了,失声叫道:“那闻友目就是先生你啊……我怕有人冒领,便把褡裢上的名字一分为二。一年了,我可算等到你了……”
  
  刘双林沉吟道:“刘双林,闻友目,噢,是文又木,原来如此!”就在这时老头的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,说道:“我终于等到你了,不过……不过银子暂时还不了,请先生过十天再来,十天后我一定把银子还清。”
  
  刘双林心说这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还要再过十天?可人家已说了,那就再等十天又何妨?
  
  一晃十天过去了,刘双林再次一身青衣来到大樟树下,果见老头远远地等着。可是一见到刘双林来,老头再次露出奇怪的神色,施礼说道:“这个……事出意外,请先生再过十天再来好不好?”
  
  刘双林心中大怒,本大人也是你这乡野匹夫耍得的吗?但当下他强按火气冷笑道:“行,就再过十天,俗话说事不过三,希望十天后老丈不要再食言。”
  
  好不容易又挨过了十天,这回刘双林不再乔装打扮了,而是官服穿得整整齐齐,一路衙役喝道,威风凛凛地直奔樟树村而来。他这回是拿定主意了:要是老头再耍花样,一定当场予以重罚。
  
  等到了大樟树下一看,却不见老头,不好,老头跑了!不过有个人在,那人手中捧着个灰旧的褡裢,正是刘双林的旧物无疑。
  
  一见县令来到,那人连忙跪倒,刘双林问道:“你是谁?拾到我银子的老头呢?哼,穷山恶水出刁民,当真不假!”
  
  那人连忙说道:“小的是那老丈的邻居,原来大人就是一年前遗失银两的人,真是太好了。五十两纹银在此,请大人收下!”
  
  刘双林挥挥手,问道:“我问你老头呢?你又怎么会在此地?”
  
  那邻居听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刘双林冷哼一声,那人回道:“老丈来不了了,因为……因为他为了还上这银子,家里出了大事。”
  
  刘双林奇怪道:“这银子本来就是我的,他能出什么大事?”
  
  邻居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,我就跟大人实话实说吧。当初老丈拾到银两后,左等右等不见失主来,他怕误了失主大事,便在大樟树旁建了个小屋等候,又怕失主找不到,便钉了块牌子。谁知时间一长被恶贼知晓了,趁屋内没人把银子偷走了。”
  
  刘双林的心一下子抽紧了,竟有这等事!那邻居又说:“老丈是个死心眼,他想万一真正的失主找来了,没有银子怎么办?于是继续苦等,直到二十天前等来了大人。老丈之所以约大人过十天再来,是因为他身上没有那么多银子,等大人一走他便卖猪、卖牛、卖田,总算凑齐了银子,可是,又被当地恶霸盯上了……”
  
  邻居接着说:“当大人再来后,老丈只得请大人再等十天,可这时他家里已无物可卖,于是只好卖了……”
  
  刘双林见这邻居忽然双唇颤抖眼含热泪,知道不好,便喝道:“卖了什么?快说!”
  
  邻居说:“他把村里自家的老宅都给卖了……因为急火攻心,一下子病倒了,而且病得很重,现正在女儿家里养病……”
  
  在老头的病榻前,刘双林问道:“老丈,不过五十两纹银,你苦等一年,又两次被偷被抢,何苦来哉?”
  
  老头只说了一句:“原物奉还是小民分内之事,我必须如此。”
  
  刘双林听了心中震撼,沉默良久方缓缓说道:“樟树村民风淳朴,拾金不昧是百姓分内之事,那当官的分内之事又是什么?老丈,您的恩德小官记下了,小官在此发誓——一定勤勤恳恳做个好官,好好回报老丈您及樟树村,决不让欺凌百姓的事再次发生!”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