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将军碑

将军碑

时间:2017-09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明末清初,饶平古城钱田村里有一个叫大食的汉子,长得虎背熊腰、高大威武。他吃得多,干活也多,但是在那个年代,不管百姓再怎么勤劳努力,都要受到地主的压榨,经常吃不饱穿不暖。
  
  这年的农忙时节,大食到地主黄不仁家打短工。这个黄不仁是方圆数里有名的富人,家大业大,可是人如其名,为富不仁。去他家当苦工,他不会给你吃好的喝好的,提供的饭是掺了糠的糙米饭,菜是清汤萝卜,见不着一丝肉,没有一丁点油腥。大食吃了两天,终于忍不住开口对黄不仁说:“东家,我们下地干活,得吃足了才有力气,您能不能赏我们一顿白米饭吃?”
  
  黄不仁慢悠悠地翻了翻白眼,嗤鼻道:“好饭我有的是,就怕你小子无福消受,享用不起啊。”说着,黄不仁拉着大食走到自家后院的酒坊里,指着几缸酒道:“别说我黄不仁小气,今儿个就请你吃饱喝足。不过我有个条件,你想吃多少白米饭,就得先喝多少的火烧酒。”火烧酒是当地的一种土酒,度数十分高,闻之刺鼻,入口炙喉,一般人喝上一斤八两,必定会醉得东倒西歪,酒量浅的估计要醉得不省人事,更别说是空腹喝了。
  
  大食看到酒缸旁边放着几锅刚煮好准备酿酒用的熟饭,热腾腾的糯米饭香味扑面而来,不禁直吞口水,他不由分说,舀起烈酒就往嘴里灌。黄不仁笑嘻嘻地站在一旁看,原以为大食最多喝个半斤就不行了,谁知他越喝越多,连喝十斤都没有半点醉意。接着,大食又吃起糯米饭来,他弃碗用手,烫手的饭在他手里就好像小孩子玩泥巴一般,一握一团,张嘴便嚼,引颈便吞。眨眼工夫,大食已吃了近十斤糯米饭,加上刚才喝的十斤酒,大食的肚子里已装了二十斤的食物。黄不仁气得干瞪眼,可之前已说好了条件,只得忍着不能发怒。
  
  黄不仁心疼被吃掉的酒和粮食,就眨了眨小眼睛,想到一个坏主意。黄不仁叫大食去屋后的菜地里浇菜,两亩的菜地,偏偏不给他水桶,只丢给他一个巴掌大的用葫芦做的水瓢,而且要求大食在一炷香内干完,如果做不完工,晚上就没有饭吃。
  
  大食捡起水瓢看了看,明白黄不仁成心刁难他,于是放下水瓢说:“东家,你给的这个工具太小气了,不趁手。等我自己寻个好用的来浇菜。”说完,他绕着酒坊走了几步,看到酒坊门前正好有个舂米的石臼,于是他半蹲下身,双手合抱,稍稍一用劲,便轻松地抱起重达百斤的石臼来到菜地边的小溪。大食用石臼舀水,一装就是满满一臼,他站直身子,托高石臼,边走边浇菜,估计不用一炷香的工夫,便能浇好菜园。
  
  黄不仁一看又不乐意了,怕他举着石臼会踩烂菜地,又怕他弄坏石臼,急忙叫人去搶回石臼。两个仆人赶上前,围住大食。大食不慌不忙,轻轻将石臼放在菜地里,两个仆人一起伸手去抬,都没有办法动摇石臼半分。黄不仁气得上蹿下跳,又无可奈何。
  
  又过了一年,当地遭遇大旱,庄稼歉收,民不聊生。这黄不仁不仅不帮助穷人,竟还想趁火打劫,大发灾难财。黄不仁向村民提议,由他牵头,在邻县河的上游筑坝兴堤,拦河积水,然后将水引到钱田村来,以解燃眉之急。村民们觉得这是好事,于是积极响应。谁知,黄不仁要求村民们捐钱,自己却一分不出,而且暗地里虚报工价,从中渔利,一枚铜钱经过他的手都得被刮上几厘。村民们知道真相后气愤不已,再也不相信黄不仁,重新推举大食为领头人,带领大家筑坝。
  
  黄不仁得知消息后,威胁道:“没有我的筹划和资助,你们想建好堤坝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”大食不以为然,说道:“我自有办法,可以不花分毫,便能筑成堤坝。”原来大食曾去河的上游仔细研究过水流的走势和流速,再结合溪涧附近的地形山貌,想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来。
  
  这日,大食一个人上山,只带了一把普通的铁锹,他走到山丘的最高处,专拣上千斤重的巨石下手,一撬一推就将一块巨石推落。巨石一块接一块往山下滚,互相撞击,越往下越撞得厉害,山上的石块越来越松动,落石越来越多。几十上百块巨大的石头落进河心,将湍急的河流拦腰截断。
  
  接着,大食又指挥村民们分工合作,有人扛,有人搬,有人倒,有人砌……几天下来,就筑成了一道河坝。水越蓄越深,上游的水改道了,清澈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流入钱田村,久旱的庄稼终于得到了滋润。
  
  河堤一事坏了黄不仁的发财大计,他对大食恨之入骨,一计不成再生一计,他与县官勾结,叫衙役下乡来催收田税粮租,不肯交的,就抓人封屋。由于灾年刚过,大多数的村民都没有多余的粮食和银钱可交,黄不仁便威逼诱骗那些交不出钱的人将田地低价抵卖给他,换取微薄的银钱渡过难关。大食看不惯黄不仁和官府互相勾结,昧着良心赚穷人的钱,一气之下,他打跑了下乡来催租收税的衙役。
  
  此举正中黄不仁下怀,黄不仁在县官面前煽风点火,说有刁民抗税,必须严惩。县官不分青红皂白,上书驻守潮州府的吴总兵,并添油加醋,大肆渲染大食仗着武艺高强,带领民众抗税不交,恳请吴总兵剿灭刁民。吴总兵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,接到县官的书函后,心知是天降灾厄,并非民众不愿交租,而是实在交不起钱粮。但听闻大食武艺高强后,吴总兵爱才之心顿起,有心见上一面,便派人请大食到潮州府一会。
  
  当吴总兵看到大食一副骁勇无敌的相貌,不由得心生赞赏,道:“听说你勇武非常,我亦是练武之人,不知你敢不敢与我比试一下?”大食生性耿直,以为吴总兵是官官相护,与县官狼狈为奸,不会为百姓说话,现在又想借武力使他屈服,于是他毫不示弱道:“比就比,谁怕谁!”于是,两人就在校场上比画开来。
  
  二人拳打脚踢,你来我往,都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。吴总兵年少学艺,精通各路拳法,大食则没有正经学过武术,全仗着力大胆粗。两人斗了数十回合,不分上下。吴总兵暗想:拳怕少壮,再比下去,我肯定讨不得好,不如握手言和。谁知他略略分神,胸口便中了大食一拳,他急退两步,屏气凝神才缓过气来。如此一来,吴总兵连忙叫停并赞道:“壮士好功夫。”而后吴总兵请大食入座上茶,向其了解抗税一事的来龙去脉,茶罢吴总兵送大食出门,请大食回去静候佳音,他自会上书朝廷请示能否减免灾区的赋税。
  
  谁知,大食还没有回到村里,他打败吴总兵的消息便传到了钱田村。乡亲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害怕,打了衙役已是大事不妙,如今连吴总兵也打了,不知上头会如何惩处。黄不仁趁机散布谣言,说大食得罪官府,必将引来杀身之祸,官府也会将钱田村拥护大食的村民赶尽杀绝。众人听后,个个忐忑不安,人心不宁。
  
  大食的父母皆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,没见过世面,黄不仁趁机心生一计。他对大食的父母说,如今大食危在旦夕,必须躲起来才能保住性命。大食的父母赶紧问黄不仁如何才能避难,黄不仁心中不禁暗自得意,如此这般忽悠了大食父母一通,大食父母连连点头。
  
  大食一回到家,他的父母便说村里的枯水井里堆积了许多淤泥和枯枝,要他下到井底去清理,以便大家用水。大食不疑,独自一人下去掏井,刚到井底,井口便落下无数大石,原来是黄不仁带着人往井里投石。
  
  之后,黄不仁命人用沙石将水井填满,封口弃置。恰在这时,吴总兵带着圣旨来到了钱田村。圣旨道,皇上体察民情,特下令减免钱田村当年的赋税,又因吴总兵举荐,得知大食力大无穷,是难得的将才,特召大食入京当御前护驾将军。
  
  至此,大食父母才知中了黄不仁的毒计。吴总兵了解事情的真相后,立即命人扒开井封。将士们挖开沙石,惊喜地发现大食并没有死。原来井底的左侧有一个能容纳一人大小的空洞,大食在井底时躲了进去,避开了落石的攻击,这让他有了一线生机,直到获救。
  
  两个月后,大食出发到京城为皇帝效力,而黄不仁因残害忠良,被抄家处斩了。后来,大食为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,而其为人又忠孝仁义,皇帝为表彰大食,特下令在他家乡的井边立了一块石碑,名为将军碑。钱田村的村民们常有人来看望这块碑,就好像大食永远在家乡守护乡亲们一样,大家都将大食永远地记在了心里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