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捎不到的信

捎不到的信

时间:2017-09-1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明朝嘉靖年间,泾县有位客商名叫周有天,他在京城开了一家茶叶铺,专门售卖产自泾县的茶叶,生意一直做得很不错。这天,周有天正在京城里的一条小街上疾步而行。忽然,对面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声音:“周兄,是你吗?”周有天抬头一看,只见面前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冲他打招呼。那位男子竟然是他的同乡林上景。林上景曾与周有天同在泾县县城里的一家私塾里读过几年书,因此也算是有同窗之谊,只不过因为周有天早已弃文从商,所以他俩已有多年未曾谋面。
  
  他乡遇故知,周有天很高兴,连忙和林上景聊了起来。林上景告诉周有天,两年前,他考中了进士,如今孤身一人留在京城,在户部当一名七品小官,一家老小仍然住在泾县县城里。刚才,林上景正赶着去一家戏园子看戏,不想迎面碰上了周有天。
  
  两人留了各自的住址后,林上景说戏快要开场了,他得赶紧看戏去,日后再好好聚一聚。周有天知道林上景从小就喜欢看戏,便与他道了别。
  
  一个月后的一天,周有天正在自己的茶叶铺里忙碌着,林上景忽然走了进来,周有天连忙请他落座,与他叙旧。
  
  闲聊了一会儿,林上景忽然问周有天最近回不回泾县?周有天说正巧他的茶叶铺里的存货不多了,他打算回一趟泾县,运一批茶叶来京城,明天便动身。林上景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说:“周兄,麻烦你替我捎一封信给我的娘子郑素芝。”
  
  第二天一早,周有天便动身赶回泾县。当天傍晚,他在一个小镇上的一家客栈里投宿。吃过晚饭,他在客房里打开随身携带的小木箱取出一本书看了起来——他虽然早已弃文从商,但仍然非常喜爱读书。
  
  看着看着,一阵大风忽然从窗外吹进了房内,紧接着,一件东西被风吹出了小木箱,在空中翻飞了一会儿,然后落到了地上。周有天走过去一看,那件东西原来是林上景托他捎的信——动身离开京城时,他把那封信放进了小木箱里,没想到现在它不但被风吹了出来,而且封口被吹脱落了,写满了字的信纸从信封里掉了出来。周有天捡起信纸,准备把它塞回信封。这时,他无意中扫了一眼信纸上写的字,顿时吃了一惊。犹豫了一会儿后,他展开信纸,仔细看了起来。
  
  在信中,林上景把郑素芝斥责了一通,说郑素芝一向只顾干活,不懂得琴棋书画,更不懂戏曲,实在是粗俗无比,而他当年娶了她,简直是瞎了眼……
  
  看完信,周有天不禁愣住了,他实在想不明白,林上景为何在信中对郑素芝如此抱怨?
  
  周有天知道,林家与郑家是邻居,林家家境贫寒,而郑家因为开了一间包子铺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如果没有郑家时常的接济,林家应该早就供不起林上景读书的用度了。林上景与郑素芝青梅竹马,长大后,两人便成了亲。周有天怎么也没想到,林上景如今竟对郑素芝如此嫌弃……
  
  一路风尘,这天,周有天终于回到了泾县县城,在家中歇息了一晚后,第二天上午,他慢腾腾地走向林家去送信。
  
  进了林家的院子,周有天一眼就看见郑素芝正在井台边洗衣裳,而她与林上景所生的六岁的儿子正在一旁嬉戏。望着眼前的这一幕,周有天不禁暗想:如果我把信交给了郑素芝,她看完信后肯定会非常伤心、气愤,眼前的这一幕温馨的场景也将随之烟消云散!我到底该不该将信交给她呢……
  
  前思后想了一番,周有天决定不把那封信交给郑素芝。这时,郑素芝看见了周有天,便问他有何贵干?周有天忙说他在京城碰见了林上景,林上景让他捎个口信:林上景在京城一切安好,请郑素芝不必挂念。
  
  听罢,郑素芝开心地笑了笑,然后问林上景有没有说他需要些啥?周有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得无奈地望了一眼郑素芝正在洗的衣裳。郑素芝立即道:“原来他想要衣裳啊!眼看天气就要变冷了,我早就给他缝制好了棉衣,请你捎给他吧!”
  
  说着,郑素芝进屋抱出了几件棉衣。周有天担心说多了会说漏嘴,接过棉衣便匆匆告辞离开了。
  
  回到京城,周有天将那几件棉衣送到了林上景的住处。林上景问:“周兄,我的信你捎到没有?她有没有说什么?”周有天回答:“捎到了,你娘子让我捎个口信给你,她让你不要挂念家里,家中一切有她。她还让我捎来了这几件棉衣……”接着,周有天忍不住夸赞道:“林老弟,你的娘子很贤惠,你们林家一家老小全靠她照应呢……”林上景却道:“不说她了!她粗人一个,相比之下……”说到这里,林上景忽然止住了,周有天惊问:“什么相比之下?与谁相比?”
  
  在周有天的一再追问之下,林上景终于又开了口:“周兄,我实话对你说吧……”
  
  原来,林上景经常去戏园子里看戏,日子一长,他便认识了一位名叫崔如烟的旦角。崔如烟年轻又漂亮,不但戏唱得好,而且琴棋书画样样都会,把他给迷住了。相比之下,他便嫌弃郑素芝了,因此写了那封信……
  
  周有天听得目瞪口呆,林上景继续道:“周兄,实不相瞒,我看上崔如烟了,而崔如烟对我也有意,我将她娶回家,那是迟早的事情!”
  
  周有天醒过神来,连忙劝说林上景不要忘了郑素芝的好,不要忘记郑家对他的恩情。林上景却道:“周兄,你不必再劝我了,我意已决!”
  
  时间匆匆,很快又过去了半年多。这天,周有天正在铺子里算账,林上景走了进来,托他再捎一封信给郑素芝。巧的是,周有天正准备近期回一趟泾县,再运一批茶叶到京城,于是几日后,他便携带着那封信上了路。
  
  回到泾县县城,周有天在家中吃过午饭,准备去林家送信,但他忽然想到:如果林上景在信中又对郑素芝大加斥责,我便不能把信给她,因为那样一来,她必然对林上景心生怨恨,长此以往,他俩的姻缘必然不保!对,我应该看看这封信上都写了些什么,然后再决定给不给郑素芝。
  
  主意拿定,周有天立即小心翼翼地拆開了那封信,看完后,他顿时大吃了一惊,因为那是一份休书——林上景写给郑素芝的休书。
  
  周有天想:这林上景真是糊涂啊!说什么我也不忍心将这份休书交给郑素芝!唉,我只能再撒一次谎了……
  
  当天下午,周有天来到了林家,按照事先编好的谎言,他对郑素芝说,林上景很想念郑素芝和儿子,很想念家人。
  
  郑素芝听完,沉默了一下,然后跺了一下脚,说:“周老板,你回京城时,带上我和我儿子吧,我们母子俩很想去一趟京城看望林上景。”周有天没料到郑素芝竟然想去京城,一向热心的他想拒绝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,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  
  在家中待了十来天后,周有天与伙计们赶着几辆满载着茶叶的马车往京城驶去,郑素芝母子一同前往。一路上,周有天都在担心:郑素芝见到林上景后,肯定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,而林上景肯定也会知道我其实并没有将那两封信捎给郑素芝……唉,真不知道他俩见面后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到时候,我一定要尽力劝解他们……
  
  一路紧赶慢赶,这日,周有天一行赶到了京城。安顿好后,周有天赶着马车将郑素芝母子送往林上景的住处。
  
  来到林上景的住处,见大门虚掩着,周有天抬手推开了门板,走了进去。眼前的一幕令他大惊失色:只见房梁上垂下一条麻绳,林上景站在凳子上,脖子正往绳圈里伸去!
  
  林上景这是要寻短见啊!周有天大喊一声:“不要!”然后飞身上前,一把推开了林上景。这时,紧随其后的郑素芝急忙问林上景为啥要寻短见?林上景这才看见了郑素芝和自己的儿子。他一把抱住郑素芝和儿子,放声大哭起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林上景才平静下来,他红着脸,结结巴巴地说,他因为受了上司的斥责,一时想不开,便要寻短见。周有天看得出来,林上景说的不是实话,但同时他也看得出来,林上景已经没有休掉郑素芝的想法。于是,他向林上景一家三口道别,回到了茶叶铺。从那天开始,周有天时不时地去林上景的住处探望,每一次,他都看见林上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他这才彻底放了心。
  
  大半个月后的一天,周有天将林上景约到了一家茶楼,问林上景那天为何要寻短见?林上景长叹一声,说了实话。
  
  原来,崔如烟原先确实对林上景有意思,但后来有一位五品官也看中了她,她就嫁给了那位五品官。林上景这才明白,崔如烟是个爱慕虚荣的人。于是他想起了郑素芝种种的好,后悔自己不该让周有天捎去那两封信,伤心之下,他便要寻短见……
  
  听了林上景的一番话,周有天从怀里掏出两封信塞到了他的手里:“林老弟,其实这两封信我并没有捎给你的娘子,现在我把它们还给你!”
  
  握着那两封信,林上景不禁百感交集,他深深地躬下腰,道:“周兄,多虧你的热心肠。请受我一拜……”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