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海外故事 > 密杀

密杀

时间:2017-08-0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
  
  刑警队长相川琦这天刚上班,就被警察局长渡边召到办公室。
  
  “相川君,从今天开始,你要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,保护本市松本集团老总松本太郎的人身安全。据可靠消息,他的竞选对手将要对他下手!”一见到相川琦,渡边就神情凝重地向他下达指示。
  
  相川琦从上司少见的郑重表情中意识到事态的重要,他重重地点点头。数年的刑警生涯已经将他磨砺成一个性格沉稳的人,每次接受任务,他都不会多问一句话。
  
  渡边满意地拍拍相川琦的肩:“你知道,离这一届市长竞选公投还有两周。松本先生多次承诺他若当选,一定会维护正义和公平,彻底铲除贩毒集团,因此他的呼声最高。当局要求我们在选举结果出来前确保万无一失。他要是真能当选,以后我们的工作就更好开展了。当然,你知道,于私,我也希望他不出事。我不希望我的前妻失去丈夫。”
  
  相川琦微笑着点点头。他当然知道,渡边那个漂亮的前妻在三年前背叛了他,嫁给实业家松本太郎。
  
  接到任务后,相川琦迅速召集下属,按照自己的计划作了周密的部署。直到傍晚时分,他才疲惫地回到家。就在打开门的刹那,他突然头晕目眩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  
  等相川琦醒来时,夜幕已经降临。除了头微微有点昏沉外,他并没有什么大碍。他想,也许是忙碌了一整天,过于劳累所致。简单洗漱后,相川琦就上了床,他得抓紧时间睡觉。因为从明天开始,他将会忙得连轴转。
  
  2
  
  凌晨,秋野醒来。白天昏睡了一整天,现在是醒过来的时候了。作为一个杀手,这种黑白颠倒、昼伏夜出的威廉希尔娱乐是必须的。
  
  雇主告诉他,只要能够顺利除掉目标,他将得到五百万美元的酬金,还有一本美国护照。到那时,他就可以离开这里,到美国去享受荣华富贵了。
  
  他身上已经背负了9条人命,这些年只好四处流窜。他早就厌倦了这种居无定所、胆战心惊的威廉希尔娱乐。所以,当雇主找到他,开出如此诱人的价码后,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  
  昏暗的灯光下,秋野从抽屉里拿出两张照片。他先注目凝视这次行动的目标的照片——那是一个秃头胖子。雇主告诉他,他叫松本太郎。另一张照片上,是一个警察,叫相川琦。雇主告诉他,这些天来,就是相川琦负责全力保障松本太郎的安全。这个相川琦,做警察不过五年,已经破获了近10件大案要案,是一个厉害角色。盯着对手的照片,秋野一时觉得此人好生熟悉。后来,当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面孔时,他才发现,这个警察跟自己长得太像了。
  
  这次刺杀行动,尽管秋野的终极目标是松本太郎,但实际上最大的障碍是相川琦。能跟长相酷似自己的警界精英过招,秋野感到非常刺激。这将是他在国内干的最后一单,他想做得漂亮一点儿。
  
  3
  
  相川琦带了四名警员,在松本太郎的豪华别墅的院子里警戒。四位警员分两班轮流上岗,敬职的相川琦已连续三天三夜没有休息。但是几天来,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。一切都风平浪静。
  
  傍晚时分,两个警员换下了同伴。他们见相川琦面容憔悴,就让他回家,晚上好好睡一觉。三天三夜没有合眼,相川琦确实已经困得不行。他长长地打了个呵欠,对下属叮嘱了几句,便回家了。
  
  夜色浓重。两个警员裹紧外套,严密地监视着别墅的大门四周。惨白的路灯下,除了零星的飞蛾在灯下飞舞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
  
  他们并不知道,在马路对面的灌木丛里,一双眼睛正紧盯着他们。
  
  那人正是杀手秋野。这是秋野的首次踩点。这次行动,一方面是为了熟悉这里的环境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掌握警察的活动规律,好制定刺杀计划。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观察,他获得了想要的信息。没有看到相川琦,这让秋野感到几分遗憾。
  
  秋野不知道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。
  
  4
  
  相川琦刚回到家,就被女友惠津子堵在门口。
  
  惠津子是本市电视台的新闻记者。作为国际知名的软件专家的女儿,她除了继承了她父亲的修长身材外,还有极强的探索欲。这也是她选择记者这个行当的源动力。时常能碰到稀奇古怪事,进而顺藤摸瓜,查明真相,还有比这更有趣的工作吗?
  
  惠津子开门见山地问相川琦这几天跑哪儿去了。相川琦简单地告诉她,自己在执行任务。
  
  惠津子一听,乐了:“肯定不是抓小毛贼这样的小事,否则怎么会三天三夜不见你的人影儿?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?”
  
  相川琦好言劝惠津子别闹了。惠津子有点沮丧,之后怏怏不乐地走了。
  
  因为太疲倦,相川琦一挨枕头就睡着了。这一夜,他睡得很香。第二天醒来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
  
  离竞选投票日还有10天。只要这10天不出意外,自己就算圆满地完成了任务。相川琦计划,到时要向局长请几天假,好好陪陪惠津子。
  
  相川琦不敢怠慢,又是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离岗,可是依然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。这既让相川琦舒了一口气,又让他隐隐不安。
  
  凭他的经验,这样的风平浪静,往往预示着危险已经迫近。
  
  5
  
  终究是血肉之躯,相川琦这晚不得不回家睡觉。临走前,他对下属再三地交代。
  
  秋野醒来时,刚好午夜两点。他迅速起身,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出了门。他决定,如果顺利,今晚就动手。
  
  潛伏下来观察了半个多钟头,秋野没有发现相川琦。真是天赐良机!秋野从灌木丛出来,然后径直朝别墅走过去。他深信,自己长相酷似相川琦,而且雇主已为他准备了一套警服,连徽章上的警号都跟相川琦完全一致,在夜色的掩护下以假乱真瞒天过海是不成问题的。
  
  果然,那两个警员见了秋野,并未发现异常,只是问了一句你怎么又回来了。
  
  秋野随口答道:“睡不着。”然后他告诉警员,自己要到别墅的四周看看情况。
  
  十几分钟后,秋野从别墅的背面偷偷潜入。他蹑手蹑脚来到四楼,那里是松本太郎夫妇的卧房。站在卧室门口,秋野掏出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,正准备进入,却听得里面有了动静,随即灯也亮了。难道是被松本夫妇察觉了?秋野快速轻步离开。
  
  秋野不知道,松本太郎原本患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,近日既要打理生意,又要忙着竞选事务,压力骤增,保健医生吩咐他增加服药的次数。
  
  刚才,闹铃响了,他又该服药了。
  
  6
  
  离竞选投票的日子只剩下最后一天。只要这一天平安度过,便万事大吉。
  
  相川琦跟往常一样,带着两个警员在别墅大门四周巡查。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是局长渡边打来的。渡边急切地说道,临近的4号街区五分钟前刚刚发生了一起纵火案,死伤惨重,吩咐他迅速赶往现场。
  
 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!相川琦不由暗自叫苦。看看天色尚早,而杀手动手一般会选择在夜间,此时离开一会儿应该没什么问题,所以就叮嘱了手下几句,然后驱车赶到纵火案现场,勘察取证。好在现场并不像平常的纵火案现场那样混乱,相川琦很快就理清了头绪,之后上报技术部门,凶手随即被锁定,原来是一个盗窃惯犯。相川琦将结论上报,渡边签发了通缉令。
  
  纵火案如此干净利落地告破,渡边异常高兴。晚上,他特意安排了庆功宴,嘉奖相川琦。宴会上,平日很少喝酒的渡边陪着相川琦一连干了好几杯。相川琦极力推辞,说晚上还要执行任务,渡边好意地劝道:“兄弟,你太敬业了!可是像你这样连轴转不顾惜身体,对身体可是非常有害的。别忘了,我当年在东京大学可是学法医学的。我可不想太早失去你这员爱将。”盛情难却,结果,相川琦喝醉了,渡边便安排司机将相川琦送回住处。
  
  这是保卫松本太郎的至为关键的最后一夜。相川琦不能去了,所以渡边让他的四名下属一起巡夜,并且另外又抽调了自己的两位随身警员来增援。
  
  天色刚刚暗下来,松本太郎的车子就开回来了。下车后,松本先生冲几位警员笑笑,说今天他谢绝了一切应酬,准备早点休息,养足精神,好庆祝明天竞选的成功。
  
  没过多久,整栋楼的灯都熄了。
  
  六个警员一刻不停地四下巡视,连一只苍蝇都休想飞进去。
  
  7
  
  午夜两点左右,秋野醒来。今晚是最后的机会,他决定孤注一掷。
  
  到了松本太郎的别墅大门前,秋野还是没有见到相川琦。他不知自己是要感到庆幸,还是遗憾。每次自己行动,好像总是会错过那个强大的对手。
  
  像上次一样,秋野轻松地上到四楼,来到松本夫妇的门口。侧耳聆听,里面静悄悄的。秋野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,蹑手蹑脚来到床前。床上,两个人正在酣睡。秋野对准两个人的胸口分别开了两枪。之后,又悄声离开,急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  
  凌晨时分,相川琦的住处潜入了一个人。他来到还在酣睡的相川琦的床边,然后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术刀。
  
  突然,室内所有的灯都亮了。
  
  暴露在灯光下手拿手术刀的是警察局长渡边!
  
  与此同时,一大群人从里屋冲出来,为首的是惠津子。十几位特警持槍瞄准了渡边。
  
  惠津子得意地冲一脸惊愕的渡边嚷道:“我的大局长,没有想到吧,你的如意算盘会这么快破灭!”
  
  渡边脸色死灰,但他故作平静地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  
  话音未落,只见有一个人从门外走进来,竟是松本太郎!渡边失声叫道:“你没死?”惠津子奚落道:“怎么?觉得不可思议吗?我来告诉你吧,刚才被枪击的只是两具蜡人!”
  
  渡边手中的手术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。他垂下了头,大口地喘气,随即被特警押走。
  
  松本太郎问惠津子抓住了秋野没有,惠津子朗声笑道:已经抓住了。
  
  8
  
  审讯室里,相川琦与渡边相对而坐。渡边交代,自从前妻移情别恋离开自己之后,他就想除掉松本,但一直没有机会。前段时间松本太郎参加竞选,宣扬说上任后要彻底铲除贩毒集团,这更坚定了他除掉松本太郎的念头,因为当地的贩毒集团受他的保护,他每年都能得到数额惊人的保护费。想当初,就是因为没有松本太郎有钱,妻子才会离开他,所以他发誓要大肆敛财,成为有钱人。而松本太郎如果顺利竞选上台的话,就会断了他的财路。
  
  相川琦又问:“纵火案也是你设的套吧!”渡边说:“你很聪明,我的目的是让你过度疲劳,然后又借机把你灌醉,好让你回家昏睡。这样就方便秋野,哦,不对,应该是你本人行动。同时,也便于支开我的随身警员。可是我不明白,你们是怎么识破我的计谋的?”
  
  相川琦微微一笑,道:“惠津子因为我不肯向她透露任务细节,当晚便盯了我的梢,她发现我在深夜两点多出了门,来到松本太郎的别墅,之后又悄悄返回。好奇的她怀疑我患了梦游症,为了进一步证实,就在我房间偷偷安装了一个她爸爸设计的摄像头。这个摄像头有特殊功能,它能捕获一种奇特的电磁信号。之后,她爸爸破译了信号,发现它来自于一种思维存储器。当然,那是你的杰作——我接受任务那天回家后,被你用迷药迷倒,你通过微创手术植入我大脑皮层的那个樱桃核大小的玩意儿。杀手秋野的身世经历和行动指令是你预先设定的,根本子虚乌有,它只在深度睡眠的情况下起作用。你设置的有效期是夜间两点至四点,我的思维在这个时间段完全受它掌控。惠津子和她爸爸琢磨幕后操控者认为已经除掉松本太郎后,一定会取回我脑袋里的存储器,所以就来了个瓮中捉鳖。当然,这些都是惠津子在医生从我脑中取出那个玩意儿之后告诉我的。”
  
  渡边听完,垂下了头,面如死灰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