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炸桥

炸桥

时间:2012-02-02 作者:蔡美美 点击:

  周伟民是个小工头,这段时间,他一直带着手下的工人在清源河大桥工地上干活。现在,大桥已提前完工,即将通车。

  这天,大工头对周伟民说:“你们这帮人干得不错,交给你一个新活儿——去把清源河上的那座旧桥拆了。上面说了,那旧桥有碍观瞻,一定要在新桥的通车典礼举行前拆完。”大工头还说,拆桥也算是个技术活儿,所以把一个懂爆破的技术员配给了他。

  周伟民接到任务,就带着工人们来到旧桥,这是一座不知什么年代修建的钢架桥,桥上的钢梁早已锈迹斑斑。桥面很窄,只能容一辆卡车通过,和他们刚建好的那座双向六车道新桥一比,显得非常寒酸。

  拆这么个破桥,还不是小菜一碟?周伟民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,带着人就上了桥。桥头有一个老头正在钓鱼,看到周伟民他们,老头不禁问道:“你们是干吗的呀?”

  “干吗的?咱们是建大桥的。”周伟民指了指不远处的新桥,自豪地说。老头哼了一声:“建桥的?那到这儿来干吗?”

  这老头管得还真宽,周伟民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新桥修好了,旧桥当然要拆了,我们就是来拆桥的。”

  “拆桥?”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们一番,摇了摇头,“就凭你们?这桥你们拆不了。”

  周伟民听了,不由又好气又好笑,他二话没说,简单地分派了一下任务,带着人就干开了。这一动手才知道,旧桥看起来锈迹斑斑,可修得实在结实,一帮人乒乒乓乓敲打了半天,却只敲下来几块铁皮。

  周伟民累得靠在桥栏杆上直喘气,那老头收起鱼竿走了过来,笑着说:“我说你们拆不了吧?”老头的笑容让周伟民觉得很不舒服,他可不愿输这口气。他没搭理老头,和技术员商量了一阵。重新分工后,周伟民把带来的工具都用上了,但忙活了好一阵,进展还是不大。周伟民的气不打一处来,扔下工具吼道:“不行就炸他娘的,不信这桥炸也炸不垮!”

  于是周伟民打电话向大工头请示,大工头说要上面研究后才能决定。好一会儿,大工头回电话了,语气非常兴奋:“上面同意炸桥了,不过不是现在炸,听说有人提了个天才的建议,桥要留到新桥的通车典礼时炸,到时候炸掉旧桥,就当给新桥开通放焰火,增加喜庆气氛。”

  周伟民挂了电话,下令收工。经过那老头身边时,老头微笑地看着他们,似乎在说:“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?”周伟民回头望了望那桥,狠狠地说了句:“过两天再来收拾你!”

  到了新桥通车那天,周伟民带着工人前去炸旧桥。他心里憋着一口气,暗想,要是老头还在那里就好了,这一次,就是要炸给他看看。

  到了桥头一看,周伟民不由乐了,那老头还真在,只见他靠着桥栏杆,一副悠闲的样子,正钓鱼呢!

  周伟民走到老头身边,故意大声喊道:“清场啦!”工人们开始拉警戒线,周伟民对老头说:“老人家,我们要炸桥了,请你离开。”老人看了一眼周伟民带来的队伍,说:“这桥是该拆了,不过你们这样子,炸不了。”

  周伟民心想:啥,还有炸药炸不了的桥?都这时候了,这老头还逞能呢。于是他对老头说:“老人家,我们有专门的技术人员,你就瞧好吧。”

  老头摇摇头,收起鱼竿,退到了警戒线外。

  周伟民和技术员研究了一番,很快找好炸点,放好炸药。片刻后,新桥那边发来了指示:可以炸桥了。“十、九、八、七—”倒计时一过,周伟民摁动了起爆按钮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旧桥顿时笼罩在一片硝烟中。等烟雾散去,周伟民定睛一看,傻了眼,旧桥还好端端地矗立在那里!www.rensheng5.com

  周伟民问技术员:“怎么回事?”技术员苦着脸说:“可能是药量不够。”正在这时,周伟民的手机响了,是大工头打来的:“怎么搞的?”周伟民忙说:“可能是装药量不够。”大工头说道:“刚才我对领导解释说,为了稳妥起见,先搞一次试爆,这才遮掩过去。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,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这边还等着炮响通车呢,一个破桥都对付不了,我看你别干了!”

  周伟民挂上电话,决定重新爆破,这次装药量翻番,一定要拿下。那老头走过来想说什么,周伟民可没工夫理他,挥手让他退到警戒线外。

  第二次爆破开始了,“轰”的一声,天摇地动,周伟民感到脚下的大地猛地颤抖了一下,远处的新桥也似乎摇晃了一下。等硝烟散去,周伟民却再次呆住了—旧桥仍然好端端地矗立在那里,除了有几处钢架变形,几乎丝毫无损。真是邪门了!

  这时,有人拍了拍周伟民的肩头,他回过神来一看,正是那老头。老头说:“我早说过了,你们这样子是拆不掉这桥的。我爷爷建桥时费尽了心思,别说你们这点炸药,当年就是日本鬼子的重磅炸弹也没炸垮它!”

  “你爷爷?”周伟民有些吃惊。老头点点头:“我爷爷在国外学习桥梁设计,抗战爆发后回国,这桥就是他主持修建的。建桥的时候常有鬼子的飞机来骚扰,可他还是吃住都在工地上。他常说,建桥是子孙工程,要用心。这桥当年是清源河上唯一的一座大桥,用了几十年也没坏,我的工作就是维护大桥,现在桥没用了,我也退休了。”

  周伟民忙问:“那么你一定有办法拆掉这座桥了?”

  老头点点头:“大桥的图纸我还保存着呢,上面有我爷爷用红笔圈出来的几个点,是桥体结构的致命点,那是当年怕鬼子攻来了,万不得已要炸桥的时候用的—”周伟民紧紧握住了老头的手:“老人家,你算是救了我一命,麻烦你快去拿图纸吧。”老头说:“不用,我都记在心里了。”

  大家正要按老头的吩咐重新布置炸点,大工头又打来了电话。周伟民赔着小心说:“再给我一次机会,这次一定成功。”只听手机那头气急败坏地吼道:“不要再炸了!刚才那一下子,新桥上出现了几条大裂缝!现在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,你们都赶紧给我撤回来—”

  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