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希尔在线投注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励志故事 > [青春励志] 一躬到底

[青春励志] 一躬到底

时间:2013-02-20 作者:小小Z 点击:

  孩子是每个家庭的希望,孩子更关系整个国家的未来。因此,教育问题始终牵动着我们的心……
  
  叶奶奶的鞠躬
  
  我是一个老师,在一家小有名气的学校任职。最近,我们学校董事会决定:户口不在本地的学生要交择校费。因此家庭条件不好的择校生都相继离校了。
  
  我班上有个叫叶峰的择校生,家庭条件最差。一天下午,叶峰的奶奶拖着病腿来找我帮忙。尽管情况让人同情,可我也是爱莫能助。
  
  看我不答应,叶奶奶一个劲地央求我,我只好敷衍了她一句,说帮她问问。没想到叶奶奶当了真,她的神情立刻轻松起来,并且努力站直了身子,冲着我深深鞠了一躬。
  
  我措手不及,急忙去扶,心里很是不安:我只是个上班讲课,到月领工资的小老师,这事是有心无力,没法子。目前,我也只能多抓抓叶峰的学习了。叶峰这孩子有认真劲,也挺懂事,相信提高些成绩是没问题的。
  
  有些话真是不能说太早,叶峰也许是知道自己留校的时间不多了,接下来几天他完全变了一个人,经常迟到早退,上课也不积极发言了,让他到黑板前做题,总是说不会。更让我生气的是,他连个人卫生都不注意了,经常把衣服弄得脏兮兮的,两只手也黑乎乎的。我告诫了他几回,他不但不当回事,还旷起课来。
  
  一天课间操的时候,我把叶峰叫到办公室,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。等他走后,教语文的陈老师劝我消消气,照她的话说,叶峰估计是交不起钱,也念不了几天了,何苦这么操心?话虽如此,可一想到叶奶奶那一躬,我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  
  陈老师又说:“你瞧,叶峰又和张凯玩呢,最近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疯。”
  
  我往外一看,校长的儿子张凯正踩着滑板,在操场上潇洒地穿行,而叶峰则跟在他后面狂奔。张凯的好动调皮是出了名的,校长劝不了他,老师更不敢管他,叶峰怎么和他混在一起了呢?
  
  我忍不住就冲了出去,喊叶峰回来上课。万没想到,叶峰连我这个班主任的话也不听了。这下我可气坏了,我拨通了叶奶奶的电话,正想把这事告诉她,没想到老太太第一句就是:“刘老师,是不是择校费的事成了,我天天念佛保佑呢……”
  
  我呆了一呆,只能含含糊糊地说:“还……没消息呢。”
  
  叶奶奶叹了口气说:“他爸妈都在外面打工,他爸病了,这两个月一分钱都没寄回来,这孩子要再念不上书,我怎么有脸去见他的爸妈?听说有个孩子被校长的车子刮了,免了择校费,他就动了念头,琢磨着让校长的车碰一下。我一听就哭了,咱就算不念了,也不能动这念头啊……”
  
  我都不知道怎么放下电话的,只能不断地对自己说:不能放弃他。
  
  操场上的车祸
  
  下午上课的时候,我在黑板上抄了一道题,让叶峰到前面来做。听我的声音很严厉,叶峰慢腾腾地走到前面来,他伸手拿粉笔的时候全班哄堂大笑───他的手黑得像刚从墨汁里捞出来一样。我气得直接让他回座位上去,并且下了最后通牒:明天要不把手洗干净,就别来上学了!我就没见过这么脏的学生。
  
  但叶峰真让我失望,他第二天早上又迟到了。只见他满头大汗地进了班级,坐在椅子上也心不在焉,不断地低头往下面看,还露出得意的笑。按我的经验,他又在搞小动作,于是我趁他不注意,一把抓起他的手,把他手心里的一张小纸条打落在地。同学们却又一次爆笑起来,因为他的手还是那么黑!
  
  我忍无可忍了,马上拨通了叶奶奶的电话,让她把叶峰领回去。为了震慑叶峰,我按了“免提”,可我刚提了一句他的手,叶奶奶就哽咽地说:“刘老师,你原谅他吧,他为了凑学费,每天都帮邻居搬蜂窝煤,才把手弄成这样的。昨天你说洗不干净手就不让上学,他回家又是洗涤灵又是洗衣粉的,可还是洗不掉,他后来用的是钢丝抹布,把左手都擦出血了。右手他没敢洗,他是怕拿不了笔呀……”
  
  教室里安静极了,所有孩子都呆呆地看着叶峰,他却只盯着被我打掉的纸条,想弯腰去捡,却被我一把拉住。我抓起他的左手,果然红肿得像充了气的皮球,上面还有丝丝血痕。我的嗓子好像被堵住了,刚想向叶峰道个歉,下课铃却在这时响了,窗外立刻有人喊起来:“叶峰,快出来!”又是张凯来找叶峰玩了。
  
  张凯这一嗓子,就跟圣旨似的,叶峰都不等我说下课就奔出去了。还没等我回味过来,叶峰的同桌捡起了那张纸条,我接过来一看,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:欠叶峰比赛钱五百,张凯,日期正是今天。结合这些天的种种情况,我突然明白过来了:叶峰是用双腿在和张凯的滑板比赛!
  
  我拿着欠条冲到了操场上。此时,叶峰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张凯是个滑板高手,他时快时慢,总不把叶峰落得太远,却始终超过他一米左右,这让叶峰更加拼命地追了,可是怎么追也追不上,真不敢想象早上这场比赛叶峰是怎么赢的?
  
  跟着我出来围观的同学们都喊了起来:“叶峰,加油,加油!”我看着两个人快跑到大门口了,而叶峰和张凯只有一步之差,我也不由自主地低声喊着:“加油,加油!”
  
  就在这时候,校门口的自动门开了,一辆小汽车从外面驶进来,速度虽然很慢,可张凯的滑板却正朝着汽车滑过去,偏偏张凯边滑还边回头逗着叶峰,这下非得撞上不可。
  
  但叶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一下子就赶上了张凯,还用力把他推了出去。
  
  “吱”的一声,叶峰倒在了汽车下,我们赶紧跑过去,张校长从汽车上下来,也吓得脸色发白。
  
  我扶起叶峰,看到他的手上流出了鲜血。叶峰只说了一句话:“张凯,我又赢了……”就晕了过去。
  
  张校长的决定
  
  叶峰被送进医院,叶奶奶很快赶来,还明确表示:不用赔偿。我给张校长打了电话,把这情况一汇报,听得出校长觉得很惊诧。我早就想好了,又趁机提了叶峰的择校费,张校长心情好得很,既然学生家长这么通情达理,择校费的事也好商量。
  
  本以为这事算有个结果,没想到回到校长办公室时,张校长却说:“我可听说了,那孩子的手是自己弄伤的,不是我撞的。”
  
  这事我当然知道,叶峰根本就没被撞伤,只是摔倒的时候划破了左手,这才流了血。至于他晕倒,那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大。可我想帮叶峰这个忙,就没揭开这层窗户纸,现在也只好实话实说了,最后还说:“再怎么样,叶峰也救了张凯呀!”
  
  张校长也很头疼:“董事会决定的事,我也不好开口子呀。这要是我的车撞的,反倒好说了……”
  
  我听明白了,只要叶峰坚持说是校长的车撞伤的,那校长就能给董事会一个交待。我兴冲冲地跑回医院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叶奶奶。我原以为她会高兴,没想到老太太看着病床上的孙子,慈祥地说:“从小到大就叫他别撒谎,现在不能为了有书念,就教他撒谎坑人呀。”
  
  我的脸红了,我的自作聪明在这位质朴的老人面前不堪一击。叶奶奶从她的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我,我看见她的手也是乌黑乌黑的。
  
  叶奶奶还说:“我们一会儿就出院了,择校费已经有五千了,刘老师你先交给学校吧。还有几天时间,我们再想招……别让校长怪张凯,那也是个好孩子。”
  
  我把钱交给张校长,不够的钱请他从我的工资里扣。张校长说:“这不是让我为难吗?你也没责任呀,你不欠他们什么!”
  
  我站直了身子,向着校长深深鞠了一躬:“我欠!我欠老人家的一个鞠躬,现在我把这个鞠躬送给您,您把叶峰留下吧。我知道钱还不够……”
  
  “钱够了,爸爸!”办公室的门开了,张凯领着一群同学进来了,他们伸出小手,把手里大大小小的钱,全都放在了校长的办公桌上。
  
  张校长有些激动了,但他看到张凯还拿了张纸条,上面记着欠叶峰的钱,不由又瞪圆了眼睛骂道:“你都学会赌博了?”
  
  “不是的,”几个孩子抢着说,“张凯是故意输给叶峰的,他想帮助叶峰,又怕你不答应,才想出这个主意的……校长,钱是不是还不够啊?”
  
  我一听,愣了。张校长更是惊讶地看着儿子,好半天他才说出话来:“钱够了,够了!刘老师,我再跟董事会说说,咱们得想想办法,别光留下叶峰,争取把走的孩子都找回来。今天你和这些孩子给我上了一课,我应该给你们鞠一躬才对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